《神秘匹兹堡》:这些冷血国人还有良心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3/31 20:22:27
魔鬼的颤音:这些冷血国人还有良心么?
毛牧青/文
●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财政部11日公布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第二十一号)》显示,中石化集团旗下的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长岭分公司违规发放津贴高达5008万、透漏税款1182万元,公告还显示,该公司存在收入不实5206万元、所有者权益不实412万元等会计违规问题。
【魔鬼的颤音】 天价吊灯、天价酒、天价名片等丑闻一波接一波无动于衷,足见中石化垄断、霸气加牛逼过了头。不过民间再宣泄鼓噪也无用——体制弊端不革除,永远是个蛤蟆干气地鼓。
●  10月11日至12日,淘宝商城遭受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抗议。据报道,3000余自称“淘宝商城小店家”者针对性围攻淘宝商城知名店铺,引发这轮“暴力攻击”的导火索是10月10日淘宝商城公布的新收费规则。根据新规则,入驻淘宝商城的卖家每年需交的技术服务年费,从原先的6000元提高至3万元和6万元两个档次,保证金同时也从此前的1万元提高到5万元、10万元和15万元三档。而这样的收费标准,对淘宝商城中的诸多中小卖家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魔鬼的颤音】  某些事件的诱发,往往与不公平的霸王条款有着极大关系——尤其是对中小店铺的合法权益的侵害。
●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近日沈阳,西安等地的一些中小学生被学校强制要求加入红十字会,并且要求缴纳数额不等的会费。尽管有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回应称,这些都是学生自愿行为。但是,对于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红十字会的要求加上学校和老师的推荐无疑是一种变相的强制。
【魔鬼的颤音】 打“郭美美事件”后。红会就掉到了漩涡里难以自拔,大凡跟慈善有关的丑事,无论与红会是否有责都会都会“秃子跟月亮沾光”遭到坊间质疑。这种看似不公的舆论喧嚣,实际细想一下还真有点道理。

●  10月13日上午,在贵州省遵义市中心城区中华路的遵义东风小学门口,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意外发现,学校食堂采购的蔬菜竟已腐烂变质。激愤之下,众多家长堵住校门讨说法,导致中华路被阻断达4个小时。事发后,遵义市红花岗区委书记王进江前往现场,当场表态对遵义东风小学校长就地免职,相关部门立即组成调查组调查该校食品卫生安全。
【魔鬼的颤音】  我们现在有个固定套路了:上级一般都很眼瞎,下级问题需要网络揭露;一旦丑事被曝,上级都会对责任人“当即撤职”,来应对民愤为己消灾,并彰显自己历来都正确英明。
●  10月14日上午,一架中国国产飞豹战机在陕西国际通航大会上表演突然失控坠毁。一名飞行员跳伞生还,另外一名飞行员遇难,大会组委会称地面没有伤亡。
【魔鬼的颤音】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没看到外国的飞机不也是经常掉下来么?所以我们很淡定。



●  10月13日下午4点40分左右,杭州西湖新天地水域有人落水。落水者距岸边大约有20多米,只能见到头发漂在水面。经过此地的一位外国女游客迅速脱去外衣跳入水中,向落水者奋力游去,并很快将其拉上岸。由于施救及时,落水者只是呛了水,无生命危险。10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救人的外国游客悄然离去,现场工作人员说,他们是美国人。
【魔鬼的颤音】 在国人喊了多年“救,还是不救”的热烈争论和现场的冷漠围观中,我们从自诩自吹的雷锋精神“进西点”,到“出口转内销”再回报国人的“精神”,确实一次次让帝国主义国家的人士给我们上了难堪的一课。不过魔鬼认为:那美国佬女游客,和骆家辉是一丘之貉,是故意作秀推行他们的“普世价值”搞“和平演变”,明明是在用“曲线”手段在干涉我们的内政嘛!我们要警惕,决不能掉以轻心!因此,当有人落水时国人只能充当看客和拍客,已获得有力批驳证据。
',1)">
●  10月13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佛山黄岐的广佛五金城一辆面包车撞倒2岁女童后逃逸,路人无人伸援手,接着又有一辆车从其身上碾过,在前后7分钟内共有18人路过没有出手相救或报警,直到第19位一名拾荒阿姨发现后将其扶起并呼喊救人,在附近的女童妈妈赶到现场将其紧急送往医院。16日,肇事面包车肇事司机胡某向公安机关自首。据知情人说,事发后有人故意假冒肇事司机给小悦悦父亲打电话恶搞。而救孩子的拾荒阿婆却被人说是“想出名、炒作”。以致阿婆心里难过说:“难道做好人就这么难?”
【魔鬼的颤音】 一个人可能因害怕或被赖不救助还能理解,但18个成年人从这名血肉模糊的孩子面前经过,却无一动恻隐之心去援助,这些视若罔闻的冷血国人还有良心么?今天我们每个人的冷漠和无情,都有可能是未来的冷漠和无情回报我们者。看看美国人在他国的见义勇为举动,再看看我们同胞在自己国土上截然不同态度,或许会痛心看到我们的人性底线,已经堕落到何等地步!难道这就是我们60多年来伟大教育的硕果?呜呼哀哉!!

●   据美国 《纽约时报》14日报道,97岁的美国老牌喜剧演员欧文·科里教授被媒体称做是“世界最富有的乞丐”,因为尽管他从事演艺80年、居住在纽约曼哈顿一套价值350万美元的豪宅中,可在过去17年时间中,他几乎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在曼哈顿街头乞讨,拿免费报纸向过往司机换取零钱。科里每天乞讨收入高达100美元,而他却将这些“乞讨所得”全都捐给了一家古巴的儿童慈善机构。这位“世界最富有的乞丐”的乞讨和行善行为在美国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魔鬼的颤音】  显然,这个行善的老家伙,就如我们国人所说的目的是为了“想出名、炒作”,必须痛斥让他的伪善才是。
●  国家统计局1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9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6.1%,涨幅已连续两个月小幅回落。我国CPI同比涨幅自今年7月份达到6.5%的约三年来峰值之后,开始连续小幅回落。8月份CPI同比涨幅为6.2%,9月份进一步回落至6.1%。
【魔鬼的颤音】 哪怕降低0.1%也算是降低。感恩吧!不过还得看10月到12月份CPI升降指数,才能最后做出是否值得高兴并称颂的结论。
●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今日起至18日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将审议有关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文件。分析指出,这是自2007年十七大以来,中共首次将“文化命题”作为中央全会的议题;也是继1996年十四届六中全会讨论思想道德和文化建设问题之后,中共决策层再一次集中探讨文化课题,其战略部署和政治意义备受关注。
【魔鬼的颤音】 先前我们有着十五年的“思想道德和文化建设问题”伟大实践和丰硕成果,所以这次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自然在此良好基础上会手拿把掐致使未来精神文明成果绝对斐然滴。
●  以武术名闻全球的中国名刹少林寺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征集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犯戒”的确凿证据。这一罕见的做法背后是近日中国互联网出现的有关释永信的网络传言。传言称释永信包养一名北大女学生并育有一子,目前这对母子居住在德国。有关传言声称是少林弟子爆料,还说释永信曾与某明星有染。传言还说,释永信在海外有至少30亿美元存款,在美国和德国都有别墅。
【魔鬼的颤音】 怎么又有人拿少林方丈释大师开涮啦?是不是看到大师敛财有方眼红啊?建议警方应尽快抓出造谣歹徒,还大师一个清白。呵呵~~~
●  在一个习惯以GDP数据判断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的时代,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是节节上升,现在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的位置。但是,在经合组织周三公布的一个关于生活质量的调查报告里,中国在41个参加“生活满意度”调查的国家之中排最后。而丹麦、加拿大和挪威位居前三名。
【魔鬼的颤音】 这种戴着有色眼镜评选,简直是别有用心的污蔑,既没有权威性更没有说服力,所以我们官媒绝不报道。我们的“生活满意度”明明是很高的嘛!不信你看看近年来全国开展的各类评比的民间真实“满意度”,你就明白了。
●  最近,深陷评奖丑闻的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的一些非法敛财内幕又被曝光:“中爱联”因多年未年检,社团开展正常活动必须的《社团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早已过期,没有合法身份的秘书长在无证状态下伪造过期的登记证和代码证,私设银行账户,并开展违法活动敛财,花200万可担任该会常务理事。
【魔鬼的颤音】 不奇怪!官位都可以按级论价了,弄得一些“坚持党性”的党委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被牵连,一个国字号的社团组织“中爱联”花200万买个常务理事又何足挂齿?至于“多年未年检”“没有合法身份的秘书长”和“在无证状态下伪造过期的登记证和代码证,私设银行账户,并开展违法活动敛财”云云,还不是“事发前都合法,事发后都非法”的习惯性常规?所以我们一些组织部门和执法部门绝不是肮脏的“鼻涕”。

●  世界上最年轻的国王、31岁的不丹国王基沙尔·旺楚克10月13日与平民未婚妻吉增佩玛结为连理,婚礼在四面环山的一座17世纪城堡内举行。这是今年全球第三场王室婚礼,引来全球的关注。此次童话式婚礼的女主角、漂亮的吉增佩玛是平民,现年21岁,在不丹首都廷步一所大学读书。不丹当地媒体援引旺楚克国王的话说:“尽管她很年轻,但是拥有善良美丽的心灵。”旺楚克强调,未来的王后,最需要具备的特质就是:一个好人,并且毫无保留地愿意侍奉她的人民和国家。不丹信息部官员称,相比其他国家的王室婚礼大典,不丹国王的婚礼更像是一次家庭庆典,那就是不丹整个大家庭的庆典。国民都希望这位受过高等教育、擅长绘画的国王能为不丹描绘出美好的蓝图。旺楚克国王曾游学欧美,登基后常与人民打成一片,在不丹国内的支持率极高。
【魔鬼的颤音】  这个比我们一个县人口都小的君主国家,国王竟能比一些西方国家还开明还亲民,可见形式上的称呼并不能说明实质要做的东西。加之不丹笃信佛教、民风淳朴,简直就是个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难怪梁朝伟和刘嘉玲要跑到那里大婚哩!3年半前,魔鬼就曾对不丹执政者的开明表示了敬佩,并写了《从“不丹王国自废君主专制”消息所感受的》一帖,详见链接http://blog.bandao.cn/archive/19794/blogs-170585.aspx。

●  从9月17日开始的“占领华尔街”行动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几天前,很多人在“占领”行动网站以及Facebook和Twitter发起号召,称10月15日将是“全球行动日”,号召全世界99%的人行动起来推动实现“民主和经济公正”。当天,响应“占领华尔街”的游行蔓延到美国100多个和全球1500多个城市,伦敦、柏林、罗马、马德里、阿姆斯特丹、东京、首尔、台北等城市发生针对公司贪婪、贫富不均的游行。
【魔鬼的颤音】 这些流氓无产者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乌合之众,借以颠覆各国的稳定大局,不像这里的人,既淡定又会“冷眼观世界”,并通过媒体报以嗤之以鼻的蔑视。
●  据中新社勐腊10月16日报道:午后的关累口岸晴朗而湿热,20多艘货船在此整齐的停泊。这里原本是“黄金水道”澜沧江-湄公河中国航运段出境前的最后一个码头,平日热闹繁忙,但自“10.5”事件发生后,这里萧条了许多。10月5日,“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搭载13名中国船员的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到不明身份武装分子劫持,致使12人遇难,1人失踪。事发后,出于对安全的考虑,云南省暂停了澜沧江-湄公河航运。
【魔鬼的颤音】  在维护国人权益和国家权威的关键时刻,对外决不能软弱姑息,该出手时就出手。当然,也需要智慧外交、成熟策略和老辣手段。只有这样,才能赢得国人和外人的尊重和敬畏。
●  河南智障者吕天喜失踪3年,被发现因抢劫罪在狱中服刑。近日,吕天喜家属表示,已与官方达成协议,从官方领取 35万元支票,其中包括30万元的“救助金”和5万元家属“跑腿费”,并签署了“撤诉申请书”,该案不能要求重审。吕天喜目前仍住在洛阳市一精神病院内。
【魔鬼的颤音】 渎职失职甚至腐败潜规制造的冤假错案平反,往往是在拿国库的巨额银子被非法利用职权摆平的。奶奶的!这种既躲避了当事领导的问责和罢官之灾,又由纳税人买单不掏自己一分钱的“国家赔偿”、“精神补偿”例子,从佘祥林、赵作海等冤案的公家买单和责任人逃脱而悄然了结现象,已经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究竟还能再折腾到个屄头算完?
●  10月15日,有市民爆料称,中国国家博物馆5楼正在举办私人婚礼。据调查,刚装修好的国博5层专门用于开设宴会,这是第一次举办婚礼,租用费25万元,服务费另算。国家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就此称,结婚的新郎和新娘都是馆内职工,并无相关婚庆公司参加,不存在市场操作的费用问题。
【魔鬼的颤音】 其实魔鬼倒觉得,让民间去平等享用公共资源,合理合法收点效益未尝不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增添点平日维护费用。但是必需杜绝两条:第一,不得借敛财为名为本团体谋私利;第二,丝毫不得损害公共资源设施,免得再出现故宫前阵的那些丑闻。
附录:
从“不丹王国自废君主专制”消息所感受的
■ 毛牧青
今早得知,我国西南邻邦、南亚袖珍国不丹于昨天(3月24日)迎来其历史上的首次民主选举,直接选举国民大会(议会下院)议员,并在此基础上产生首个民选政府,首位民主产生的总理将与大家见面。此次选举,意味着该国国家政体将由原世袭君主制变为议会民主制。奇怪的是,推动这次民主转变进程的不是民众,而是不丹的老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本人。
不丹王朝与邻国尼泊尔朝廷的国祚不同。尼泊尔国内“毛派”游击队曾与王室“战犹酣”打的火热,“和谈”、“选举”也是打打停停拉锯战。不丹国民安居乐业满于现状,国内几乎没有战争。不丹面积仅3.8万平方公里、人口80万左右,相当我国一个中等县的规模。历史上曾是中、印、英等国的附庸。由于自身是个夹在中印大国之间的内陆小国,长期处于封闭状态,100年来,不丹一直实行世袭君主制,没有宪法,也没有政党。不丹土地大部温暖肥沃,不乏山珍美蔬,尽管不杀生,肉食却都能从印度进口,而帕罗宗的鲑鱼因为过于鲜美成为例外,是该国公认的美食;不丹女孩的传统服装尽显优美婀娜,但传统工艺织一件就要花去一年时间,可见其考究;不丹多数民居屋顶都是宽大而独特的双层结构,遮阳、隔热、挡雨、防潮的效果都不错;不丹人笃信藏传佛教噶举派,尊之为国教,往往最是胜景处就是民众构筑庙宇寺院的最佳所在。“与世无争”的是整个国民的心态。总之,不丹老百姓似乎满足自身的生活环境,颇有点像老聃《道德经》描写的“小国寡民”的乌托邦色彩,这就使百姓很有“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自然幸福感。现在国王突然要推行政治民主化,要还政于民与西方接轨,举行历史性的议会选举,即将结束旺楚克王朝在不丹的百年统治(据说28岁国王凯萨尔自愿提出),以致令不少国民对此举不理解,“民主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国王为什么要民主,但我们相信国王。”首都廷布的市民如是说。鉴于邻国印度、孟加拉国等的教训,一些不丹国民担心西方民主制度将带来不稳定和腐败问题,甚至连一些参加竞选的候选人也表示不理解,候选人叶希·津巴说:“没有人想要什么竞选,国王陛下已经领导了我们这么多年,人民都在问:'为什么现在要改变呢?’”尽管如此,但他们出于对国王的崇敬和信任,认为国王要搞民主,那就搞吧。
由于上述这些原因,加之不丹王朝的皇族不乏有西方“留洋”的开明派力推,自然会认定在自己统治下的本土搞“政治民主化”不会产生巨大的动荡。于是,政治开明的选举应运而生也就不会让人感到奇怪了。
仔细分析一下,不管不丹国王此举主观如何想,客观上是与“国际接轨”的顺应世界民主潮流举动,毕竟还是值得称颂的“壮举”。综观近代世界历史上,的确也有不少的王族、独裁统治的国家或地区变民主立宪制的国家或地区的先例。例如1972年7月19日大独裁者佛朗哥把权力移交给胡安·卡洛斯王子,不久卡洛斯就顺应历史进步潮流结束西班牙的独裁统治;台湾的国民党主席兼“总统”的蒋经国,于1987年7月15日正式废止“戒严令”,开党禁报禁搞民主,是台湾民主转型和政治现代化的官方推动者,使台湾很快顺应世界民主潮流(这种民主可以从20年来国民党与民进党的竞选可以看出。刚刚国民党的马英九重新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就很能说明这一点)。而老牌的打着这“皇”那“王”的君主国家变立宪制为民主国家就更多了。现在许多国家的“君主”存在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意义,没有什么实际权力,例如英国、日本、荷兰、丹麦、泰国等等,而它们的国内外政策实施几乎完全由民主势力把持。
当然,各国人民有自己选择社会制度的权利。但这种自由选择的权利必须有一个宽松的民主环境为铺垫。实际上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不是看其国名上是否有“人民”或“民主”字句的蛊惑,而是看实质上的民主选举是否真正把握在有真正民主意识的人民和政治家手中,决不是自诩的天花乱坠“优越”口号和强制的“稳定”下的“民主”。一些曾“王权”实际把持的国度能尚且如此主动变革,那一些号称“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按理更具备如此条件更应该如此行事!
《红楼梦》中贾府大管家王熙凤曾对刘姥姥说过一句名言,叫“大有大的难处”。大国有大国的难处,因为面对的某些旧传统势力根深基固的阻挠,和“权力决定一切”的独断控制,以及国民承受的程度等原因。民主人人都会说,但民主不是一句轻巧话或一蹴而就的简单事情。一个国家或地区搞民主改革,应该把握时机,或待时机成熟方能进行。如果认为还不太成熟的话,那不妨先来些民主意识法律意识,放开一些“禁区”让人们对等自由讨论等等的“启蒙”教育和争论,总还是可以的吧。某些国家要实行民主制度,主要寄托于这个国家的民众,某种意义上讲更应该寄托于统治者的开明。如果把一些顺应世界潮流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探讨意识争论,恣意全盘妖魔化、西方化认定并给予压制,那这种大国的“难处”永远处在“大的难处”境地而原地踏步或倒退。不丹王室“自掘坟墓”搞民主,当然它有自己的国情特色(小国)和国民意识(忠于王室),这种“特色”决定了它的民主一般不会导致“内乱”,统治者当然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统治者敢于先行一步从“自身开刀”做表率。尽管它搞政治民主化仍有可能呈现国王继续“监察内阁”或“垂帘听政”的格局,但起码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还是使自己的国家在形式上大大向世界民主潮流迈进了初始“质”的变化一步,我们完全有理由对该国王室这种民主意识开端给予首肯。尽管目前不丹王室的民主选举结果还不明朗,未来局势不好设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还“王权”于“民主”的潮流必将成为上风。道理很简单:冲破旧思想牢笼的先进意识,必将会打破不丹“愚民”的封闭状态,开放性接受来自世界各方的民主意识观念、先进科学技术知识,从长远意义看,这不啻为不丹国民的福祉。
2008年3月25日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