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强少百度云:纪念铁道兵组建60周年 系列短文之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3/29 23:19:20
纪念铁道兵组建60周年 系列短文之二

www.cntdb.com铁道兵网报道

 下岗随想(外二篇)

段海燕

2008真是好年头,伴着奥运年又适逢铁道兵组建60周年,于是,全国各地或以地区为单位或以各师、团、连联谊的战友会纷纷召开络绎不绝。曾经生死患难的老战友相见,自然是嘘寒问暖关心备至:聊工作、问家庭、谈儿孙,情在关心中…..他们中,有一些因单位改制而下岗的战友,他们生活得好吗?

                                            ----笔者题记

                门卫,是铁道兵二等功臣

2008年4月16日,铁五师的300余名四川籍官兵聚集成都,在美丽的三圣花乡,战友们握手言欢。

人群中,闪过一位熟悉的身影:老冷,对,就是他!铁道兵二等功臣,铁五师在修建成昆线时的三名二等功臣之一:冷长明。去年夏天,我和班长曾继军在老战友徐太平(成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姜进西(成都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带领下,曾陪《北京日报》记者赵耕去新津县看望并采访过他,在身临其境与老冷交谈后,我的直觉是:老冷,好样的,真不愧是老铁!

1981年,曾在成昆线施工会战中,为排除“哑炮”而全身负伤100余处的冷长明转业回到家乡—成都市新津县。他谢绝了地方政府安排他到公安局工作的机会,他说自己文化低且脸上有伤痕恐影响公务员形象,于是就到了国营木材厂。平凡的岗位干到1998年,一直不景气的企业改制了,13500元买断了老冷的工龄他回家了,祖孙三代五口的日子就靠他的伤残补贴和在深圳打工的儿子、儿媳的收入。

每年一次的24团战友会上,大家知道了老冷的情况,战友们到民政部门咨询,希望落实国家对二等功以上伤残官兵的政策….县公安局为他提供了一个月收入500元的门卫岗位。于是,老冷带着妻子和孙子住在公安局的门房里,10年来,风雨无阻的认真履行着门卫职责,从未发生过责任事故。

从受到毛主席接见的功臣到转业干部再到下岗的辛苦门卫,在经历了太多的落差之后仍无悔无怨的老冷告诉我:不管在什么岗位,都要记住我曾经是铁道兵,要干好!

 

当“保姆”的副排长 

1970年末,铁5师新兵团从直属队的新兵26连里,拉出了一个娘子军连队“新兵32 连”。连队的正职全是男兵,副职是女兵:刘副连长,65年入伍的大学生,师后勤部助理员;徐副指导员,65年入伍的大学生,师医院医生;唯有三位副排长:王军、王健、王民立是入伍刚一年的新老兵。别看这三位副排长兵龄不长,可带着120余名新兵的她们却各有绝招,那些“爱新兵”、“整新兵”的故事,至今仍在71年女兵的口头文学中流传,新兵们喜欢这三位副排长,30多年后还互相打听她们的消息。

前几年,听从西安回蓉的战友说,王健在当保姆,我顿时楞了:第一反应是:咋搞的…..

200年4月11---15日,我们特务连的战友们从全国各地聚集四川德阳。在双流国际机场,我见到了分别33年的王健副排长:还是那样的微笑着浅浅的小酒窝;还是话务员的标准用语轻言细语;披着一件合身的白色手工织细绒毛衣外套,还是那样可亲可敬…..她拉着我的手拍着我的肩,我们的眼眶里噙满着泪珠却久久无语……欢迎的晚宴上,大家高歌一曲《志在四方》举杯祝福首长和战友家庭幸福身体健康,把千言万语包涵!

接下来的两天,参观黄继光纪念馆和三星堆博物馆,给战友们留下了交流的时间与空间。我看准一个机会小心翼翼的向王副排长提出了疑问“为什么当保姆”,她爽快地说:这个问题啊,好简单,75年退伍到秦川厂,真是好单位好工作大家都羡慕啊!可是随着市场竞争和企业改制,我正好到了下岗年龄,有什么办法,靠天靠地靠父母不如靠自己,我不可能去打麻将打牌打发时间,。正好有一个“空巢”老人需要照顾,我又有时间自然就去照顾她了,我自己也多些收入,何乐而不为之?

是啊,何乐而不为之?这需要有一个好的心态,王健就有这样的好心态!

38年前在米易、在阿拉沟,王健副排长就以“巧手”著称特务连,只要轮着她帮厨,那病号就享福了:因为在山东老家长大的姑娘从小就跟着奶奶学会了擀面条手艺,盛满银丝面条的碗里漂着西红柿蛋花,只看一眼,你的馋病就好了赶快上班吧;她教我缝被子教我抽开宽大的袜子线头拆掉多余部分又一针一针对着织上,说是这样做不硌脚;她教我上机应答长途用户时不要高声喊叫,要用心去体会语音传送的质量……

细心的副排长,善良的副排长,38年岁月沧桑,社会在变化人在变;永致不变是战友的深情,是当过铁道兵的荣誉!

 

“微型”音乐会与演奏员

5月2日,重庆联谊会的大会上,我见到了与我77年同在师新兵28连的重庆籍老兵,他们是:邮政局副局长彭云、国安局处长缑小川、刑警谭树成、涪陵地災办李明…

舞台上,我们一边观赏着老战友们的精彩演出,一边数落着:5师宣传队的重庆兵快上台啊!小提琴手小彭云小缑上啊,扬琴李明上啊,二胡、二胡向二胡呢?为什么不来为什么没带乐器?郁闷啊真郁闷,开心的大会让我忧心忡忡,我告诉彭云,找找小向看他在干什么!

傍晚,磁器口,我们一行拾级而上。穿过狭窄的街道,拥挤的人群,《琴苑茶楼》传出悠扬的琴声。在那里,我见到了分别28年的原5师宣传队的首席二胡向明贵战友,还是那么清瘦,那么精干,见我们坐定,他登上小舞台说:欢迎老战友远道而来,专场微型音乐会开始,请李明战友….

于是,30年没和乐没同台演出过的一把二胡一台扬琴在信任与默契中开始了演奏《洪湖渔歌》《陕北情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美妙的乐曲在我耳边萦绕。

这场音乐会2名演奏员4名听众,真的微型啊!

我问小向,退伍28年干了什么,他毫不遮掩地说,先在国营二钢厂干得好好的,还是小干部。厂垮了下岗了人散了,我下过海失败了,于是用在部队熟练的一技之长,用自己手中的这把二胡既教学生又按时参加茶楼的演出,反正是劳动光荣,按劳取酬嘛!

 

后记: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这种精神就是胜不骄败不馁;就是不怨天尤人;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脚踏实地的干好每项工作……

                    2008年5月6日于成都

本文来源网址:http://www.cntdb.com/Articles/article.asp?articleid=1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