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村长:高清:《国家地理》2010年摄影照片精选(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4/05 13:44:25

高清:《国家地理》2010年摄影照片精选(2)   神秘昆虫。这张照片是在我的晾衣绳上拍到的。我不知道这是只什么虫子。为了拍摄这只仅有一英寸左右大小的昆虫我不得不使用大号镜头。我们住在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的北部河流地区。我们房子周围就是热带雨林,所以家中常有这样新奇的小生物造访。虽然看起来这张照片很像摄影棚里拍出来的,实际并不是。这张照片完全是在自然光条件下拍摄的。背景是一张刚好晾在后面的白床单。我只是把照片做了一下旋转让人更容易看清这只小虫的模样。如果谁能告知这只虫子的芳名我将感激不尽。    纯元素。在冰岛我开着4x4越野车去看菲姆罗多豪斯(Fimmvorduhals)火山喷发的胜景。当时是满月。风非常强,我在车外根本站立不稳。我带着相机和变焦镜头,但没带三脚架。突然相机和镜头滑向车外,为了抵御强风的侵扰我将相机拉到车的引擎盖上,屏住呼吸,拍了三十几张,只有这一张看起来还不错。    摔倒的自行车手。参加自行车特技表演赛的自行车手在通过一段栏杆的时候摔了下来。即使是身强力壮而野心勃勃的运动爱好者,在疼痛的时候,看起来也如常人那样疲惫虚弱。      安哥拉卢班戈附近的萨拉达莱巴公路。这条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公路是安哥拉的地标性建筑,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一直印在该国的明信片上。但以前的那些照片都是白天拍摄的,我想拍些与众不同的夜间照。拍摄的时候困难重重:天黑,雾浓,海拔高度达1800米。为了减少噪点,我必须将曝光时间控制在60秒以内。但无论上山下山,一辆汽车都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走完这段路。浓雾对视线的干扰也很严重。忽然,浓雾散开,几辆车同时通过,有的是从山下往山上开,有的是从山上往山下开,60秒之内,它们在中途会合了。完美的照片就这样诞生!  秘鲁查文德万塔尔山(ChavíndeHuántar,秘鲁境内的安第斯山脉),一头骆驼站在山顶,它身后是夕阳西下。    堕落天使。2010年6月16日,阿富汗。法国外籍军团2REP(外国伞兵团)的一名士兵坐在装甲车内,奔赴位于百德帕库撒卡拉的作战地点。    脚和蓟。卢旺达的山猩猩。2010年2月我有幸探访了这种稀有濒危的卢旺达山猩猩。这只年轻的猩猩脚里握着蓟枝睡着了。这种蓟是它们的主要食物之一。它们已经学会从到处是刺难以咀嚼的茎叶中榨出汁液来吃。这只猩猩还展示了三趾和四趾的并趾现象,这种先天畸形在人类中也存在。  闪电袭击。2009年9月13日的闪电暴中,一个闪电击中了香港的中环中心大厦的天线。 绿洲。   梅伊尼族男孩,西南埃塞俄比亚。一个居住在附近的小朋友正在凝视。能等到这个小孩子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的家人而没有被照相机分神的机会很不容易。  飞蛾扑火。飞蛾们被我家门前的灯光吸引。     在佩尔尼克(保加利亚西部城市)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化妆国际艺术节。不仅在保加利亚,在整个巴尔干半岛这个节日都是规模最大的。这是保加利亚一项重要的民俗传统,参加者都是单身男女。通过这个节日当地人将古老的传统发扬光大。     启藏庙(KiGompa)。这张照片是我探访启藏庙的时候拍摄的。启是喜马拉雅山中的一个小村庄,启藏庙就依村而建。我和僧侣们共同生活了一个星期。这张照片就是当地如世外桃源般宁静氛围的最好写照。这座藏庙海拔4000多米,我还登上了旁边相对高度500多米高的山坡以拍摄到全景。到了这儿,就如同看到天堂。    惊鸿一瞥。见到加拿大山猫的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我有幸亲眼近距离看到树上的这只山猫。我给这只美猫拍照的时候,似乎被它桀骜不驯的眼神刺穿。我将永远怀念这一生一遇的机缘。    印度尼西亚西爪哇岛的苏拉迪塔村。孩子们正在斗鸡。实际上这并不是真正的斗鸡,公鸡的腿上并没有绑上刀片。孩子们却非常热衷于这个游戏,他们长这么大几乎从未见过真正的玩具。     消防车大灯前的侧影。2010年九月,消防队员们正在尽力扑灭旧金山附近因天然气管道爆炸引发的大火。那场大火烧毁了37座房屋,七人因大火丧生。 童年的力量。巴西兰斯奥斯市。     北大西洋海豹忍受着寒冬的暴雪。当时气温已经达到-1度,狂风让人感觉更冷。我摆好姿势防止照相机被大风吹倒以保持画面锐丽。风雪就从我面前横着吹过。   大蓝鹭和鱼。大蓝鹭是北美最大和分布最广的涉禽。它们站在河岸,湖滨或者湿地里,一动不动,静候小鱼自己送上门,然后用又长又尖的喙突然发动袭击。     河边漫步。这张照片是今年夏天拍摄于中国贵州镇远古城。我沿着武阳河岸在午后阵雨过后的薄雾里散步。雨后的清新空气混合着路旁食品摊飘来的阵阵香味。远处,孩子们正在快乐地做游戏。当地人们安静祥和的生活不禁让我回想起自己儿时的幸福生活,我就是在中国西南一个和这里十分相似的小城长大的。    重担。8月的一个早上,我去取报纸时发现一切都湿乎乎的。这时我注意到我卧室窗外的一朵小白花上趴着一只小苍蝇,就把它拍了下来。两个小时以后我又出去看,这只苍蝇还趴在同一朵花上——身上的露水还沉重得让它飞不起来。    桌山。这张照片摄于2009年六月。当时我正在南非的开普敦外的一个儿童营地工作。那天我们正要去吃晚饭的时候我匆匆拍了一张桌山的日落景色。当时我要去照看操场上的一群孩子所以只匆忙按下快门,都没有注意到右面有一个小男孩进入了我的取景框。直到我回到田纳西的家中才发现这幅照片中的强烈对比。十来岁的小男孩和2亿6千万岁的大山之间的对比让我感到十分震撼。    银鸥与海鸠。这张照片拍摄于英国诺森伯兰郡的法恩群岛。银鸥在海鸠群上方盘旋了三四圈,忽然俯冲下来叼走了一直小海鸠,其他的海鸠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发生。  金字塔山。冰岛的玛丽非桑朵(Maelifellssandur)火山尘沙漠。  南美大草原上的长颈鹿。摄于肯尼亚马塞马拉。从不一样的角度拍摄到的两只长颈鹿和一棵树。     坠机之后。我的朋友劳拉遇到了空难。她乘坐的直升飞机坠落到一块空旷干燥的地面上并发生了爆炸燃烧,致使机上6名人员中的3人丧生,飞行员也在其中。劳拉也九死一生。她被人拉着头发从燃烧的飞机中拖出来。烧伤和摔断的45根骨头让她险些丧命。直到今天她还不能走路。虽然她身上已经没有哪里不曾受伤,但她下定决心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强,要活得精彩快乐。这张照片是在草地上拍摄的,绿色的大地象征着她的新生。  

云与船。这是从爱-彼替(Ai-Petri)山上拍到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黑海的风景。

  在过去的8周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年一度的摄影大赛一直在收集和展示参赛图片。现在,我们有幸能够以大图形式展示一些精彩的参赛作品。(图片说明由摄影师本人提供。本文译自/波士顿邮报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