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之黑暗系商女百度云:芜湖:螺丝钉城市的妥协与竞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4/06 18:33:55
芜湖:螺丝钉城市的妥协与竞争

作者: 特约撰稿 陆南 发自芜湖 2008-05-30 12:03:09 来源:南方周末网络专稿

相关新闻

  • 【火炬传递】绩溪:龙川村有座胡氏宗祠
  • 【火炬传递】淮南:随淮河迷失的城市
  • 【火炬传递】合肥:我们都是爱国者

标签

  • 奥运
  • 圣火
  • 传递
  • 已有评论0
  • 发表评论
  • 收藏
  • 推荐给
  • 打印
  • 字体:

从淮河流域的淮南出发,到长江流域的芜湖,安徽的景色一路从金黄色变成绿色。淮河流域的孩子懂事早,在田里和大人们一起劳作,看着简陋的收割机割断麦子,小心翼翼得处理谷子,最后把麦秆归拢,看着它们被点燃,用作地里的肥料。

这可能是一个适合烧麦秆的天气。之前还是金黄色的景色,突然被大片焚烧产生的烟雾,染成了黑色,弥漫在合徐高速公路的上空,紧接着大雨倾盆,水汽和黑雾在一起,前方一片黑暗,只见路旁熊熊燃烧的火堆,世界望不到尽头。

在黑暗中穿行数十里后,雨嘎然而止,路旁露出了绿色,我知道,长江就在不远处,已经到了芜湖,这里种植大量的水稻,为全国四大米市之首,“鱼米之乡”。

安徽是一个被分割成很多条块的省份,从淮南经合肥到芜湖,短短200多公里的路,已经从安徽的两淮一蚌城市群,到省会经济圈,再到皖江经济带。经济上发展的迟滞,使得争当经济领潮流者成为安徽的重要话题。以至于今年最新出台了一份名为《关于构建江淮城市群并作为重点开发区列入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的建议》,一举囊括11个地级市,三个经济带的城市都被包括在了“江淮城市群”的概念里,但《建议》特地强调,还是要以合肥为中心。

其实,芜湖在历史上是一个出名的城市。与合肥不同,作为长江边上的城市,很早就对外通商,向外国人开放,并被孙中山在《建国方略》里提到,要与安庆组成安徽发展的双引擎。

令芜湖遗憾的是,1952年,安徽最终将省会定在了合肥,出于军事方面的缓冲考虑,合肥处于安徽地理的中心,便于指挥安徽军事的全局。1958年,毛泽东视察安徽,借给安徽大学题字的机会,否决了安徽省委想把省会迁到芜湖的想法。随后,安徽省根据中央的意图,将发展的方针定为以合肥为中心、以沿淮为重点、皖北带动皖南的发展战略。芜湖在这期间的主要工作是上缴财政收入,经济上无法得到政策的支持,显得默默无闻。

到今天,淮河流域的没落依然明显,而长三角的强大吸引力已经让马鞍山、芜湖等靠近南京的城市在经济上发展迅猛,南京更是将芜湖纳入了自己的都市经济圈。芜湖当地的招商代表,长期驻扎在长三角的诸多城市,产业转移成为这个城市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

对于安徽来说,到底是发展以芜湖为龙头的皖江经济带,还是建设以合肥为代表的省会经济圈,一 直以来争议不断。在中国的城市竞争力排名中,安徽除了合肥以外,其他能排上号的基本上都是沿江城市。合肥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成为中心的可能,新出台的江淮城市群可以看成是两个城市竞争的妥协,但是接轨长三角已经成为安徽的必须,芜湖则首当其冲。

这个城市在建国后一直都是长江沿岸默默无闻的螺丝钉工业城市,将自己的财政收入大部分上缴, 看着合肥占据安徽省的主要资源。芜湖的崛起出现在90年代末。1997年,奇瑞公司成立,从一开始,董事长一职就由芜湖市委书记詹夏来兼任,直到2004 年。政策上的优势使奇瑞从芜湖市获得了大部分的利税返还,有了更从容的发展空间。

到现在为止,虽然有人执意将奇瑞QQ当成低档轿车的代表,但这个企业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开拓却令人刮目,他已经占据了乌克兰轿车市场10%的份额,在海外拥有7家组装工厂,公司的大门当仁不让地成为此次奥运火炬接力的起点。

除了奇瑞,顺德的美的集团也在芜湖建立了除本部外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加上芜湖本地的建材企业海螺,熙熙攘攘的外来人口让芜湖的出租车能一天24小时不停运转,也让这座城市的表面看起来显得繁荣。

整洁的滨江大道,清澈的镜湖,为了让这个人工湖的水变得清澈,芜湖市曾将他的水抽干,往里注入自来水,耗资巨大。政府看起来雄心勃勃,不仅要发展工业,还要建旅游城市,他们请来了外来投资,芜湖方特欢乐世界应运而生,连南京人都驱车前来游玩,这 让芜湖人特别骄傲。下岗工人陈玉林说:“以前我们买东西去南京,现在他们得到芜湖来消费。”

他一边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城市变得让人羡慕,一边望着路两旁高高的楼盘,“这些都是给外地人建的,本地人都很穷。”

他是芜湖江南汽车修理厂的下岗职工,至今还为那个倒闭多时的厂子而骄傲。和他一样下岗的工 人,在芜湖并不是少数。90年代末的国有企业改制,让人们从工厂离开,去做小生意,去打小工,每个月拿着1000出头的工资,盘算着过活,即使是在本地威风凛凛的奇瑞,一个工人收入仍然只有1500元每月,面对高企的房价,他们显得无奈。

城市的发展很多时候并没有带来普通人生活水平的提高,

其实

是一个在不断被重复的故事。在这个与合肥竞争成为安徽经济中心的城市里,陈玉林这样由于国有企业改制而下岗的人,仍然在为自己的命运拼搏,但当他们慢慢累积财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财富的获得永远赶不上生活成本的上涨。他们在滨江大道上,看着绵延一公里的世茂滨江花园,讨论着一平米8000元的房价,摇了摇头,猜测一下可能的 买主,最后继续投入和他们有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