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的东方运是什么运:月亮星?太阳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5 23:04:41

             《月亮星?太阳泪

                                                                       《月亮星(第1--4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

遥望星空,你会发现那里有好多颗美丽的星星,当月亮升起时,星星也随着光亮渐渐地消失了。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美丽的宇宙中有着和月亮是同时升起的星星。原因出在月亮旁边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暗暗地爱上了月亮,而月亮也知道自己爱上他,可是当时的宇宙神有规定‘星空中任何的星系是不能相恋相爱的(包含月亮)。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罚,也包括灭亡。’可是那颗星星却是那么痴情且又那么执着的爱着月亮,爱得那么深,以至于忘掉每天的上班功课(修行)。最后被宇宙神知道后大发雷霆,准备消灭掉这颗明星,幸亏众星星集体为之求情,那颗痴情的明星才免除极刑,但被贬为最小且亮的星星。永远与月亮保持一定的距离:只能相见,却不能相聚;只能远观,却不能相语。于是就形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每天夜晚,在月亮旁边总会有这么一个明星相伴在月亮身边。

时间送走了多少的落日,又迎来了多少的黎明,岁月的流逝,让人一次次的回忆,一次次的惋惜。两个人在一起谈天说地,无话不说;两个人都有一日不见犹如时隔三秋,渐渐地彼此之间也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谁也不愿道破。

天下最难说的是一个‘情’字,可天下最难解释的也是一个‘情’。于是也就有了‘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千古佳句。

 于是,一些深夜或午后,也会常常想起的往事。心里顿时微微地痛,也微微地可惜,却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据说,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必定会有另一个人永藏心间,远远地看去永远美得可人,心里也是爱的,然而却不能去亵玩。否则将万劫不复,永无相见之日。

哪有离别不流泪,花开花谢随风飞,哪有痴情不会醉,爱一回痛一回却无悔,是谁的俗世沉规留下了芬燕纺飞。沧海难为水,秋来秋去哪堪追。错在:酒不醉人人自醉,蝴蝶恋花花恋谁。莫问:一生情缘有几回,缘来缘去缘成灰;错在:爱过方知情滋味,红尘不复回,苦与泪,是与非,谁理会。自古多情总悲伤啊!

而此时的华琳好像沐浴在三月的阳光中,心里感到美滋滋的,享受着心爱的人的宽大肩膀,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享受。

… …

“在那段时间中,我们什么也没有留下,包括痛苦、快乐和生活。只留下了难忘的、刻骨铭心爱情!你说呢,依婷?”回想起刚才在一起时,他说过的话,依婷便陷入了极度的后悔之中。毕竟是自己狠心要抛弃他,而对于他的苦苦哀求,自己却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自己却……

“……可是你还年轻,只要你有勇气,还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个人犯了错误并不可耻,只要你能知错就认错,就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现在你向我说出了你当时的苦衷,这表示你现在已经认识到你已经错了,好好珍惜自己现在的拥有吧!……”现在的依婷心绪已经是十分地混乱了,只想着刚才的谈话,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车外的马路上,车辆来回奔驶。

……一辈子有多长我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我也不知道,而缘分有多少我更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两个人的心相依靠,再远的路也不觉得遥远,只要有你相依相伴,我愿意到天涯海角。

 

 

                                                  第一章

                                   

                                      其实天很蓝,阴云终要散去

 

在一个寒冷凛冽的,一个年轻的南方女教师华琳只身一个人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下了车。

华琳她其实算不上美丽,同时还有点丑。可是她也有值得让自己骄傲的一面。她的头发很美丽,又黑又长,又亮。就像洗发水广告里的那样。而她也明白:一俊难遮百丑的道理。所以她从小就把心思都用在头发上。

在火车站广场上,此时的她正弯着腰艰难地拉着那装满衣服及其它日用品的箱子,向广场外面移动。一阵寒风袭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这鬼天气!”在不经意间,她捋了一下美丽的秀发。

“好漂亮的头发呀。快看,妈妈!我以后也要像这位阿姨的头发一样。”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她的耳膜,她抬起头正准备道谢。

“啊……”又有一个同样的声音但语气不同的话传来,“好丑!”

她愣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毕竟好多人都说过这些,她知道自己的缺陷,不足为奇,于是她依然拉着箱子继续前行。

“华琳,华琳!”前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来得挺快的,不过,我已经在外等了很久了。”

“噢!对不起,新梅!”她抬起头望了望好久没有见面的好友说道,“让你久等了!你现在过得可好?

“好!当然好了。”新梅说道,“你呀,一直在学校里教书,肯定是非常辛苦的,也该出来休息休息一下,要不,就会累出病来。”

“没有关系的,谢谢你。新梅。你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华琳说道,“你现在还没有工作吗?”

“是呀,我找的工作看不上我,而我看上的工作不要我,没有办法。”

“怎么啦,你还那么挑剔啊!现在工作不好找,你也不要要求太高了,要先生存后择业啊,如果我要像你那样,早就饿死了。”

“无所谓的,我的那位有本事,我就不用操心了。”新梅说完便随手拉起箱子就走了。

“你有老公了?”华琳惊讶地说道,“怎么不早点说呢,他是干什么的?那他对你怎么样,是不是一条心呀?”

“肯定是一条心的,这个我是相信自己的,也是非常相信他的,因为双方只有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才能长久。你呢,有没有男朋友?

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                    

        “不用了!我现在没有什么心情为这而分神了。”

“你是不是又失恋了,毕竟你……”这时新梅突然发现华琳的目光紧盯着路对面的那对情侣,“华琳,你怎么了,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我好羡慕他们呀!”这时的新梅才发现华琳的目光紧盯着那对情侣,“为什么他们那么恩爱,而我却如此的败落?”

“不要这样悲伤呀,凡事往好的地方想。套用一句台词‘笑口常开,好运自然来!”新

梅一手拉着箱子,另一手拉着华琳的手,“华琳,快走吧!要不就到不了家了。”

她紧紧地握着华琳的手,好久好久,这时的她才发现华琳的手冷冰冰的。唉!看来她真的受苦了,也许是伤害得太深了,所以她现在才对热恋中的男女有敌视,也含有怀恨之心。等到了家里后真的要好好安慰安慰她,毕竟她是自己的好友,也是最好的挚己呀。“走吧,马上就到家了。”

“华琳,你去冲个热水澡吧,去去乏味呀。”

“是呀,也该洗个澡了。”

“这里怎么样,你满意不满意?”新梅摊开双手对她说道,“这间房子是你的临时卧室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吗?”这时的她却认真地问起来,“那我以后来时还住这里,行吗?”

“当然行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这时的华琳却像一个天真无邪的顽童,手舞足蹈。“再次谢谢你,新梅!”

她望着女友高兴的神情,心里确实有点踏实,毕竟这间卧室是自己和男友特意为她准备并设计的。因为她知道女友的心里有着让人难以解开的死结。而自己目前只能在住的方面下功夫,让她的心情舒畅,放开心胸去面对生活,自己则可以在旁加以劝说,却不能帮她解开,一切只能靠她自己去解开死结。毕竟她是当局人。心病需要自己去调整。但愿她能熬过去。

“好了,华琳。我们现在去吃饭吧。”女友说道。

“新梅,你真好,谢谢你!”

“今天的饭菜全部由湘华承包的。”

“湘华?湘华是谁呀?”她神秘地问道,“和我有一字之缘呢。”

“明知故问!当然是你未来的姐夫,我的男友啦。”同样女友新梅说道。

“你好幸福呀!那像我?”她羡慕地说道,“吃过饭后,我们到外面散散步,好吗?”

“不好意思,华琳!”新梅说道,“今晚我要和湘华在一起,可能会晚一点。”

“好呀,你这个见色忘友的人,有了男朋友就不顾好朋友了!”华琳假装生气的样子对新梅说道,“其实你真的好幸福!寂寞时有男友相伴,孤独时有男友相陪。”

“好了!不要再夸我,我就来一次舍命陪君子。要不,要不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新梅笑着对华琳说道,“但是你就要开开心心地玩上一玩,要不然我就白陪你你啦!”

“好吧,没问题!”华琳拍着新梅的肩膀说道,“走吧,散步去。”

“Let go!”

       两个人漫步在街心花园,沿着灌木丛中的小道,漫无目的地行走,一边走路,一边各自想着心事。灌木丛中有安装于地面的射灯,灯光里,常有活泼的背影闪过,快捷如风。这是出没在这里的一群野猫。此时的灯光变得飘忽。

“奇怪?”华琳正纳闷着,“为什么从灌木丛中的灯光会变得飘忽闪烁呢,新梅?”

“你就仔细地寻找原因吧!看!灯光变得飘忽不定,是因为有猫蹲在玻璃罩上。”

此刻的华琳似乎忘记了所有的心事,正在努力地寻找装在地面的灯。“猫!灯上蹲有猫呀!”

一只黑猫,蹲伏在高出地面的玻璃灯罩上,正靠着灯光的热量能来取暖。在雪白的灯光烘托下,它那身在白天看来蓬乱的黑毛变得晶莹透明,仿佛生出一圈耀眼的光环。它抬头看了华琳一眼,两只眼睛变成了一对小小的探照灯,在寒夜中茫然地转动……

“我发现,只要有一盏地灯亮着,就会有一只野猫蹲在灯罩上取暖。新梅,你看呀!”

 华琳兴奋地指着猫对新梅说道。

“其实,装这些地灯的人大概也不会想到,用来驱散黑暗的灯光,竟会给野猫们带来了温暖。华琳,如果你不走进这片灌木丛中,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奇怪景象。”

“是呀,花园里的一片情冷,能给野猫带来一片安静;一盏小小的灯光,能给野猫们带来一身温暖。”

“有多少人间的光明,能在寒夜中变成生灵的热能呢?”新梅说道,“哦,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我们回去。”华琳说道,但她还是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那些可爱又可怜的野猫。

 

 

                                                                                第二章

         

             其实海不宽,此岸连彼岸

 

 

而此时此刻,阿强正在与同伙们策划一起抢劫计划。阿强的言语与缜密的思维,让同伙们对他另眼相看。同时抢劫的指挥权也落到了他的身上。于是他们便开始去寻找目标。

阿强和同伙们通过多天的观察,发现附近经常有一个女孩天天夜晚都到花园里散步。同时还相随一个看似像富家太太的女人。他们便把目标暂时放在她的身上。经过多方面的打探,得知她(看似像富家太太的女人)是飞云外贸科技有限公司财务部主任湘华的老婆。

同时在她的家中还住着一个长满漂亮秀发且又有些忧伤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天天夜晚都到花园里散步的那个。她天天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里发呆,一副让人感到可爱又可怜的神情。常常很晚才慢慢回家。

只是要先试着接触这个忧伤的女孩,了解情况再说,最后再去行动。阿强想到。毕竟情况不清楚,不能莽撞行动。

“小姐,你好!”阿强绅士般地伸出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吧?要不,怎么这么忧伤呢?”

“啊!没有!没有!”华琳猛地一回神,匆忙地回答了他。

“你有什麽心事,可以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助你。”阿强说道,“我见你一个人常常在这里发呆到很晚,不怕家人和朋友担心吗?”

“整天住在朋友家里无所事事,当然很无聊了。”说完,华琳便离开了,因为她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

也许这就是巧合,也许这就是缘分。湘华与好友新梅双双正准备度假一周,家里只好有她暂时照看着。

这天夜晚,阿强和同伙们也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了他们的目标住处,但发现那里面异常平静,况且又发现那里面只有一个女孩子。

“强哥,这个女孩难道是他家请来的保姆?”同伙A悄声地问道,“我们多天的观察,可不像今晚的这么安静,是不是他们已经知道了。不可能呀?”

“强哥,我与兄弟们已踩点多日了,不可能呀!这里目前只有这一个女孩,”同伙B说道。“是不是湘华和他的女友不在家?如果是,那一定是个好机会。怕就怕,不是。”

“你们少说几句,行不行!没人拿你们当哑巴。被人发现了,怎么办?”阿强低声地说道。

 而此时,华琳正背着窗户梳妆。

“强哥,从背后看这个女孩长得真漂亮,一头漂亮的秀发,我们就轮奸她吧,让兄弟们解解荤吧!”同伙A说道,同时两眼直直地盯着那个女孩。

“啪!”阿强轻拍了同伙A一下,“就你最色,你要吸取上次的教训,不要莽撞!必要时击昏她就行,何必毁她呢,为自己积点德吧!但你们,特别是你,不要强奸她,否则我要你难看!”

“强哥,你怎么对她那么好!你现在是抢劫来的,是在干违法事的。”同伙A说道,“况且,她是一个人,又不是你的马子,何必怜香惜玉,你是不是一见钟情了?”

“不管怎么样,你就听我的,没错,好吗?”

“喜欢她,你就明说嘛,不要让兄弟们失望。”

“兄弟们,我们不是来聊天的,而是抢劫的,开始行动吧!”

此刻,华琳已被击昏,她缓缓地倒下了,在她倒下的同时,阿强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并

将其揽在怀中,有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

“还说被别人碰,自己去碰。”

“兄弟们,不要打扰强哥,到别的地方去。开始吧!”阿易看到阿强有此动作,连忙叫走了兄弟到别的房间,搜有值钱的财物。

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占有她的冲动。阿强心里想着,却无意识地抱着她走向卧室。推开卧室的大门,将她放下床时,看着她紧闭的双眸,他便不由自主地去解自己的衣服。

奇怪!我怎么会这样?我真的是不是错了?我怎么会对她做那事,而且是在她毫无知情的情况下。这几天内,阿强始终在自责中度过。虽然之前自己和她只说过短短的几句话,不知道她现在可好?

华琳迷迷蒙蒙地睁开双眼,这时才发现下身剧烈地疼痛,好像在自己模模糊糊的意识中被人强制发生了关系。那么他是谁?为什么会对她有此举动?

“华琳,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昨晚我们家遭到歹徒们的抢劫。而你却……却被他们击昏且失身了,这是我们的疏忽。唉!”新梅看到华琳醒来说道,“来,喝点汤补补,身体很虚弱。”

“你们不是去外出度假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当然是警察打电话给我们的,我们才赶回来看你的。”新梅说道,“你要好好休息休息吧!”

“对不起,新梅!我没有看好家,让你们家受到损失了。”华琳低着头说道。

“没关系,幸亏没有重要的东西被盗,不幸中的万幸,你平安无事就好了,不要难过了。”

“来,先把汤喝了,补补身体!”新梅说道,“你不要难过,我们相信警察会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你就放心吧!”

“那我们就等消息吧!”说完就喝起汤来。

我一定要查出是哪个畜生干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同样,在这几天内,新梅心里也是挺难受的,男友购买的首饰没戴多久,便被盗了。她始终观察周围的每一个人,但没有发现可疑人,同时家里也换了防盗门窗。

 

                          第三章

              

                   其实梦很浅,万物皆自然

 

从此以后,华琳每晚吃过饭后,都会到新梅住处不远的林荫小道上坐上一阵子。始终想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强奸她?是故意玩弄她,是发泄欲望,还是……

唉!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算了吧!每当她抬起头向前方时,她会发现在不远处同样有一个男人也在那里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华琳心想,这可能是消解千愁的去处。优美安静的环境中,有这么个人在发呆。

正当华琳离去时,那个男人也同样开始起身离开。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这让华琳有些奇怪,于是她便开始留意这个男人。因为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还时不时地向她这边张望,欲言不止却又犹豫不定。这让华琳心里多少有些发毛,有好几次这个男人向她迈过几步后却又悄然退回,但最终还是走开了。这让华琳有些莫名其妙。

是不是他想找个人倾诉,却又害怕人讽刺他;还是因为我是一个陌生人,而不敢靠近。华琳心里想道,那我可以主动做他的忠实听众,让他倾诉心事,以解郁闷。

“先生,你好!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吗?可以向我倾诉吗?”华琳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弯下腰关切地问道,“我叫华琳,是一名教师。我可以为你排忧解难的。”

“啊!没……没有!”那个男人慌慌张张且吞吞吐吐地说道,“你……你现在过得可好?”

“啊!……我当然过得好了。”华琳疑惑地答道。

“我叫张高强,大伙们都叫我阿强。”说完就走开了。

“莫名其妙!”华琳心里嘀咕了一下,也就走开了。

从此以后,华琳便会有事无事都到那里去,而阿强也是如此。

时间送走了多少的落日,又迎来了多少的黎明,岁月的流逝,让人一次次的回忆,一次次的惋惜。两个人在一起谈天说地,无话不说;两个人都有一日不见犹如时隔三秋,渐渐地彼此之间也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谁也不愿道破。

我是不是太多情,可我不配啊。我真的爱上了他了吗?我该怎么办呢?华琳常常坐在床边发呆。唉!我恨不得把那个糟蹋我的畜生给宰了,可是茫茫无期呀。算了吧,不想那么多了,往事已过,何必再想呢!

是不是我的过错,是不是我的莽撞,是在不该发生的时间发生了不该的事。此刻的阿强也在痛苦万分,因为他知道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何况他还深知华琳被他强奸了,而她可能还不知道是他做的,她还蒙在鼓里。如果说出来吧,怕她承受不了,想不开犯傻事;闷在心里,自己

却觉得实在有愧于她对自己的一片痴情。毕竟自己有错在先且又对她有着迫切的渴望。内心的矛盾此时充斥着阿强的神经,他此时真的茫然了。毕竟我是怎么了,难道爱一个人真的有错吗?虽然爱一个人很苦,可是我还渴望有一点爱!

天下最难说的是一个‘情’字,可天下最难解释的也是一个‘情’。于是也就有了‘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千古佳句。就这样,两个人同样辗转反侧,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一夜。

她突然发现在不远处同样有一个男人也在那里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这可能是消解千愁的去处。优美安静的环境中,有这么个人在发呆。  

“告诉你,是我强奸你的,臭三八!你能拿我怎么办?哈哈!……”那个人背对着华琳站着,身材很魁梧。

“告诉我,你是谁?你这个畜生!”说着,华琳冲上去。因为她始终看不到对方是谁。

  “强奸你的感觉真的很好!让我再来一次,也无妨!”

“你这个畜生,你毁了我,你毁了我一生。”说着,华琳便冲上去抓那个人的脸。

那个人往后用力一甩胳膊,把毫无防备的华琳甩倒在地。她哭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那个人递给她一叠餐巾纸,她接过来就擦。而那个人径直地走开了。

“你到底是谁?告诉我?”华琳大声地喊道。

“不要问了,总之你是不会知道的。”

“啊!你这个畜生……”

忽然间,华琳一哆嗦,从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缕阳光已照在了她的身上。

 

 

                                                       第四章

           

              梦很浅,事愿如意

 

爱情这事常常就会吊诡,一周后的一天吃过晚饭出来,华琳迎面碰上了阿强。而阿强却有意无意地借故走开。

“阿强,你怎么对我有些冷淡的啦?”

“没有呀,怎么可能呢。”

“那我怎么发现你总是有意无意地走开,有好几次,我看到你在这里背对我坐着。当我走来时,你却悄然走开了,为什么?”

“你搞错了吧,不可能呀,我肯定会理你的。毕竟我已把你当成朋友了。”

“我们刚认识几天呀,你说我们是朋友。可朋友也分好几种,我们属于哪一种?”新梅说道。

“华琳,我们一周没见面了,现在聚一聚好好聊一聊天吧?”阿强说道。

“好的!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我们一周没有见面了,其实这一周中,我有许多的话想对你说,只是没有机会。现在好了,我们就此坐下聊吧。”

这时从对面的商场里传来了一首歌:究竟我是怎么了,难道爱一个人真的有错吗?虽然爱一个人很苦,可我还渴望一点爱……

“这首歌的名字是什么?挺好听的。”

“这首歌的名字是《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其实我挺喜欢这首歌的!”阿强说道。

“其实,我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爱得我无法自拔,真的。这也许是太冒昧了,请你接受我的爱,好吗?”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爱,因为我现在……”

“阿强,你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要拒绝我的爱,难道我不配做你的女友吗?”

“不是这样的,华琳!是因为我不配你来爱。真的,我不配你死心塌地地爱。”阿强说道,他看了一下表,“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不要走,阿强,我有话对你说。”

“对不起,华琳!”

就这样,阿强走开了,只留下傻傻的华琳呆在那里。

“阿强,我要见你,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在那里等你的”华琳在手机里说道,“今晚8:30,不见不散。”

“华琳,我今晚……”阿强刚要说话,华琳就挂断了电话。奇了怪了,华琳到底是怎么了,会不会想不开。妈呀,现在是8:10.我得赶快过去,要不然就完了。想到这里,阿强抓起衣服就往外跑去。

“你终于来了,够准时的,阿强!”这时的华琳已是解掉了发夹,披着一头乱发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我真的好爱你呀,我无法控制自己,你知道吗?”

 而这时的阿强只是一味地沉默,好久才说出:“我知道,我何尝不是。我也一样爱你,可我有苦衷呀!”

“你有什么苦衷,可以告诉我嘛,不要埋在心中。”

“我……我……”

“阿强,我一个女孩向你表白爱意,你却说你有苦衷,而吧告诉我,为什么总是避而不答?”此刻的华琳直言直语地说道,“难道你一直都在欺骗我,欺骗并玩弄我的感情,你说呀!你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没有,我……我发誓我没有欺骗你,并且我现在依然是单身。”此刻的阿强真的无法说出口,因为他同样也爱着她,实在是不想再次伤害她的心,虽然自己已经深深地伤害过了她,可是自己也曾怀着内疚之意,也曾暗暗地骂过自己。矛盾的心理再次涌上了阿强的心头,“我知道我不配,因为我……”

“因为什么?你说呀,阿强!”这时的华琳急切地想知道结果,而阿强却再次停口了。

“如果你爱我,就来抱紧我,好吗,阿强?”

“我……我……”阿强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毫无选择了,不由自主地将华琳拥抱在怀里,心里顿时有股暖暖的温流(彼此心心相连,息息相通)。

而此时的华琳好像沐浴在三月的阳光中,心里感到美滋滋的,享受着心爱的人的宽大肩膀,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享受。

你为什么要欺骗我,让我无地自容,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流氓,去死吧。不知为什么阿强突然想到这些,猛然间猛地推开了正陶醉于幸福中的华琳,“啊,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你说呀。”此刻的华琳正享受着被人爱和拥抱的快乐时,猛地被人推开,心里就不悦。

“因为我……我强奸过你。”此刻阿强的声音很小很小,但还是被华琳听到了。

“你……你……你说什么?”此时的华琳不由地提高了声音。她做梦也没想到,站在面前而又是她目前最最爱的人,竟然是强奸自己的人。这个事实犹如晴天突响惊天的大雷,让华琳真的无法接受。但她依然抱着一丝希望,“不,你说的不是真的。说呀,阿强!”

“不!是真的!真的我不想欺骗你,更不想欺骗我自己。”沉默了很久,阿强说道,“我知道,我伤害了你,而我自己却始终活在自责中,所以每天都到这里,为的是想让你过得比我好,你知道吗?之所以坐在这里,为的是努力忘却昔日对你那刻骨铭心的心灵伤害。然而,我越努力忘却,可是记忆的车轮却有意无意似的又从我心灵深处碾过,使我的心一阵痉挛。那件事不经意间有一次浮上心头,你知道吗?自责与痛苦充斥着我的整个心灵啊,华琳。”

“不知道,不知道!你这个骗子,欺骗了我的感情。”此刻的华琳已顾不上纷乱的秀发和自己的形象,挥动着粉拳雨点般地落在阿强的胸前。

 面对着此时痛苦万分的华琳,阿强的心里也着实隐隐发疼。但他也知道,与其继续欺骗,不如全盘托出,长痛不如短痛。对双方都是解脱。此刻的阿强也同样是痛苦万分,只是没有流露出来。唯一庆幸的是心中压着的石头也随着雨点般的拳头落下了。

如果没有那次抢劫,我也许不可能对你一见钟情,而且又深深地爱上了你;如果没有把你击昏的那一刻,我也许不可能情不自禁地把你放到床上;如果没有那次回望,我也许不可能干出对不起你的事了。唉!阿强深深地长出了一口气,又顺势抱紧了华琳。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华琳努力地挣开阿强的胳膊,“强奸我,你是否满足?抱着我,你是否幸福?”说完,她真的无法控制自己,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跑着离开了。{背景音乐:韩静的《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

你是我的梦,可如今这梦已成泡影。想拉你的手却不能。流泪的心,早已是烟雨迷蒙。

望着华琳的背影渐渐地跑远了,阿强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她,直到她从他的视线中消失。这时的他却显得是多么的无助。我在哭,是因为你看不到我的眼泪;我在狂笑,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酸楚。在这段时间中,我们什么也不能留下,包括痛苦、快乐和生活。唉!

“爱得太深,容易受伤害;情太深,所以难舍难分……”华琳这几天经常想起《千纸鹤》中的歌词。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其实自己太过于冲动了。可是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而现在已经好几天没有和他见面了,不知他现在过得可好?

唉!真的是度日如年呀,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她现在可好?是否还在生我的气,是否已经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呢?打手机,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每每想起这,此时再

看看他们经常坐的地方,现在却是空空的,只留下孤零零的石桌和冰凉的石椅。如果下次再见面时,我一定要说,我爱你!并且是一生一世!

好几天不见了,不知阿强他现在怎么样了?真的好想他呀!此刻的华琳呆呆地坐在自己的新房中(华琳近期买的新房),并拒绝了多次阿强打来的手机电话。她一气之下,扔掉了电话卡。

我知道一个过去年代的广场,有的人用一生……早晨是个孩童,傍晚已是垂暮之人。我不知道还要在夕光中走出多远才能停住脚步?蓦然抬头,发现自己早已走出房门,走到了那个地方。

好几天不见了,不知华琳她现在怎么样?唉!真的很想她呀!想着想着,阿强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那个地方。正当他抬头时,刚好目光与华琳的目光相遇了。

“对不起,阿强!这几天我想明白了:爱一个人就要相互理解,彼此信任。同时我们还很年轻,只要你有勇气说出,还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个人犯错误并不可耻,只要他能知错认错,就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

“谢谢你,华琳!我一定会改变自己的!”

“阿强,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偏偏却又是伤我最深。你知道吗?

没有结果的爱情,在别人的眼里是什么?如果一辈子不能与你在一起,我将独守一生!”华琳说道。

此时的华琳态度异常坚定。

“我当然知道,真的知道,这几天对我来说,犹如过了好几个世纪一样漫长。”阿强扶着华琳说道,“爱,不需要理由。但我爱你,却需要勇气。”

“我也知道,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去面对。我同样和你一样度日如年……”

“你听我说!但你尽量不要插口。华琳,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同时我也知道承诺会对一个人产生莫大的影响。它通常分为两种:一种犹如清茶,倒一杯就是一杯;另一种犹如啤酒,刚倒半杯,泡沫就开始翻腾。而我是属于前者。”

“我知道你是属于前者,但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无论你在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华琳深情地对阿强说道。

“谢谢你,华琳!正是你对我的爱一样忠贞,为了我们今后的幸福,我决定要去自首,争取早日团聚;同时为了你,为了你能得到幸福,我一定要去自首!你……你……能等我回来吗?华琳!其实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好,阿强!我一定等你回来的!同时,你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归来!”华琳对阿强说道,“我会想你的!”

当华琳的话刚一说完,阿强就将她搂在怀中,很久很久。“我一定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而你一定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累坏身体,你等我回来,华琳!”

就这样,阿强轻推开了华琳,头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了孤苦伶仃的华琳。(哪有离别不流泪,花开花谢随风飞,哪有痴情不会醉,爱一回痛一回却无悔,是谁的俗世沉规留下了芬燕纺飞。沧海难为水,秋来秋去哪堪追。错在:酒不醉人人自醉,蝴蝶恋花花恋谁。莫问:一生情缘有几回,缘来缘去缘成灰;错在:爱过方知情滋味,红尘不复回,苦与泪,是与非,谁理会。自古多情总悲伤啊!)

 我一定等你回来!你知道吗?还没有结果的爱情,在人们的眼里是什么?如果一辈子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将会独守一生!

 日出日落,又过了两个月了,华琳发现自己怀孕了,同时她也想到了阿强。多么想和他在一起呀,真的很想得到他的陪伴,和听到他的安慰!然而此时的阿强却在狱中。唉!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阿强被判了刑,当时她也在法庭旁坐。听着判决,新梅的内心是痛苦的,同时也感到极大的安慰。痛苦的是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到阿强了,欣慰的是他没有成为一名逃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毕竟这样总比提心吊胆地逃亡生活强得多。

唉!不知华琳现在过得可好?真的,我好想她呀!在监狱中,阿强认识了难友阿得,经过一个多月的接触,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挚友,经常在一起倾诉心声。

“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了一些地老天荒的那一类话。同时也想起了华琳,那时的她虽然很丑但很温柔。让我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唉!不知现在的她是否过得可好?阿得,总有一天,我们都要离开这里,也许这里还只剩下这堵墙。”坐在床边,阿强对阿得说道。

“强哥!你不要担心华琳了,我让外面的兄弟帮一下忙,看一看你的心爱人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急需解决。”

“阿得,你看我们在在这个监狱中相遇并且成为好朋友,在这期间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你这么热心地帮助我,这叫我如何答谢呢?”

“强哥,你看你说的,谁让我们有缘在这里相遇,同时又是好兄弟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