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与戌读音:《醒世三十六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7 04:44:57

奇人妙文——陈眉公

 

 

 

 那一天我正在办公室翻阅报纸信件,忽有一久未谋面的老友推门走进,寒暄过后,他在包内掏出一折叠了好几层的旧得发黄的厚纸递到我手上,说是专门送我一看的。他说:“有趣的很,是在一个乡村野老家讨换来的。我觉得你这道号的人对上面的这些话可能感兴趣,就给你送来了。”——既如此说,先紧着谢了,然后小心打开,映入眼帘的竟是署名陈眉公的一份《醒世三十六语》。

 端的果然是一篇妙文,是那种在滚滚红尘中料理人情世事的“劝人方”,说白了就是一篇通俗又世故的“活命哲学”。但读罢又终觉不甚了了,于是就用调侃的口气另纸写下了这么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活什么?”

 哪知老友看罢,鼓掌大乐,他说:“好好好,有了你这句话,这就成了一篇奇文。这一句有秤砣之功,有压盘之重。把陈眉公的三十六语都盖了!”

 这话显然是说过了头。我这人虽说不是食古不化厚古薄今的“老雕虫”,但也不是欺宗灭祖的不肖之辈。可是,既然有老友错爱,在此我就将陈眉公的《醒世三十六语》全文录下,以邀天下共赏之:

一生都是命安排,求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钻什么?

前途止有这些路,急什么?不礼爹娘礼世尊,诌什么?

兄弟姐妹都同气,争什么?荣华富贵眼前花,恋什么?

儿孙自有儿孙福,愁什么?奴仆也是爹娘生,凌什么?

当权若不行方便,逞什么?公门里面好修行,凶什么?

刀笔杀人终自杀,唆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欺什么?

文章自古无凭据,夸什么?他家富贵生前定,妒什么?

补破遮寒暖即休,摆什么?才过咽喉成何物,馋什么?

死后一文将不去,吝什么?前生作孽今受苦,怨什么?

前人田地后人收,占什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巧什么?

虚言折尽平生福,谎什么?赢了官司输了钱,讼什么?

是非到底自分明,辩什么?人生难逢开口笑,恼什么?

暗里催君骨髓枯,淫什么?十个下场九个输,赌什么?

治家勤俭胜求人,奢什么?人争闲气一场空,恨什么?

恶人自有恶人磨,气什么?冤冤相报几时休,仇什么?

人生何处不相逢,狠什么?世事真如一局棋,算什么?

谁人保得常无事,诮什么?穴在人心不在山,谋什么?

欺人是祸饶是福,卜什么?诸路神仙皆为己,信什么?

 我说这是一篇妙文,是说陈眉公这人,怎么就能将世上繁复驳杂林林总总的事情用这三十六句话给全概括了?三十六句话其实是概括了三十六类事情,这之外可能还有很多,但我读完这三十六句,我就再也想不起还有什么了。我觉得这世上的事情就全让这个陈眉公给说完了似的。

 但这也只是我一时的感觉,因为再细一品味,就觉出许多地方属于言不由衷和太过牵强。比如:这第一句、二句和第十四句、三十二句其实表现的是一个意思,都是一味地消极。你想,如果社会上都是这样的想法做法,那所有的事业追求还不都成了非分妄想?就连学校这样培养追求和向往的地方也统属多余了。再说,既然命里边早给“注册”好了,人们光等着天上掉馅饼就是了。人们一天到晚一年到头地苦扒苦作,到底都胡乱地忙活些啥呢?即便是有所举动也应该在“命”这部无所不包的典籍里先查一查自己被注册的内容才是。如果命中早就安排了下岗待业,命里只该看着别人贪赃枉法横行霸道地“富贵”,那么我们大家又是党纪又是国法的,这岂不是瞎折腾?要怨也该怨自己,便是死不了活不成也怨不得别人。或者说,等到下一辈子轮到自己富贵了,也好反过来劝劝别人,又怨又气又恨又恼又讼的,岂不伤了身体?尤其是第十八句,那简直就是在劝那些走投无路的人去投河上吊摸灯口,而且他还不忘告戒他们少生怨怼,倘若再留下遗书说明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概与他人无干那就更好。

 第十五、第十六句我也不能同意,“补破遮寒”固然属于节俭美德,保暖亦即生命之必需,但生存质量却也是人生幸福感的重要标志。再者,烧鸡和秕糠从食欲和营养学上也绝放不到一个层次。还有第二十五句,我觉得太过笼统,一概而论将人之大欲说得毛骨悚然令人畏惧也不是个好方法。若此,影响了制药售药的人向国家纳税不说,或者还会造成夫妻间生活质量下降甚至家庭解体也说不定。

 不敢与其苟同的还有二十三、二十九两句,说白了这两句就是“窝囊守则”的具体体现。如果说第二十四、三十、三十一、三十五句还有些宽容大度与人为善的意思,那么第二十三、二十九两句简直就是在教化善良的人们默认甚至怂恿坏人作恶。之外,让人可疑的还有第六、十二、二十八、三十三、三十四句。第六句有点高调,太左;第十二句有点羸弱,太懦。因为他在第三十六句说了,“诸路神仙皆为己”,神仙肯向着常常吃亏上当受欺负的弱势群体吗?第二十八句是在劝人,推行的还是“忍”术,被“劝”的还是弱者;第三十三句好像说得是息事宁人,甚至还有点悲天悯人的意思,但因为其站位是在“自己也未必如何”“说不定也会有短处”的基点上,也就隐含了要相互包庇大家都睁一眼闭一眼的意思,而相互包庇就是公然的交易。你想,这句话用在现在一些不明不白的官场上,不就是“统黑”和“窝犯”嘛!

 除此之外还有两句让我感到难以把捉,这就是第十九、二十句。前一句让我迷惑,难道前人的不该流传后世,后世的不该承袭前人才对?这后一句很俗也很流行,我觉得特别接近老庄的“无为”思想,又有些“酱缸”文化。这使我生出了一些逆反。过分“聪明”固然危险,可是,人类的文明发展至今所仗恃的难道不是自己的聪明?反倒是人人都嫌恶的蠢笨?相对来说,科技时代即是巧于工业时代,工业时代又巧于“木牛流马”时代,而“木牛流马”又巧于“刀耕火种”,再往前可能就是茹毛饮血的原始人了。难道我们都活回去成为原始人才是正道?由此我还猜测,这句话很可能是来自人们的嫉妒心理,害怕对手过分强大,别人蠢笨了总是好驾御,至少是好相处的罢。

 这三十六句中,我比较欣赏的是第三十六句,这是一句破除一切迷信的话,其意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有点儿《国际歌》的味道。第三十四句也很着板,说的是“口碑”胜似“丰碑”。第二十七、二十六、二十一、十七句也都不错,教人走的是正道。第八、第九、第十句也好,前一句有了些平等博爱的思想,后两句则是警告那些惯于耍粗动横的“公务员”的,其中不乏正义的内涵。还有第十一、十三句,则是专门告戒像我这样的文人的。文人容易轻狂,常常是自以为有才就自耀自夸;自以为有“刀”就伤人害人,所以,这么告戒一下也是对的。

 我觉得中的中斛的还有第四句,讲的是人伦孝道,这很重要。你想,一个连爹娘都不知孝敬的人却偏偏热衷于烧香拜佛!这不是虚伪透顶的自私行为又是什么?

 但如果要在其中挑选最精粹的一句,我认为是第三句。这是叫人从容生活正面人生的话。活出姿态活出滋味才不枉在世上走这一遭。当然,这也是说给那些像狗抢屎似的贪鄙小人听的。正反皆有哲理,当为这三十六语中真正醒世之言。第三十六句虽好,但其意在“破”不在“立”,所以当列为次好。

 综观起来,这三十六语所体现出来的境界是水准不一,参差不齐的。“察其言,知其人”,我突然觉得陈眉公不像是个有建树有独悟的人,也看不到集大成者的思想光辉,他的这“三十六语”说到底只能算作乡俗俚语的“大拼盘”而已。我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活什么?”虽然意在调侃,却也是对这三十六语的一个反诘。试想,倘若依了这繁复驳杂的三十六则“告戒”活人,人不活成枯木秕糠才怪!

 一日,我偶翻《辞海》,陈眉公竟赫然其上:【陈继儒】(1558——1639)明朝文学家、书画家。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自命隐士,居住小昆山,而又周旋在官绅间,时人颇有讥评。当时号称善于鉴别书画,然颇多舛误。有《陈眉公全集》。

 至此,我才长长地松出一口气。其“自命隐士”,然又乐于在官绅间周旋,看来陈眉公的确不像是个化外高人!可是,不是高人却偏能作出这般三十六语妙文,而且俨然一付“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模样,这就不能不叫人称奇。你想啊,许多劝人的人所用的“醒世话语”尚且不能自劝,凭他说得个天花乱坠,你岂能真的用来“醒世”乎?

 又想,既然这篇文堪称为妙文,那么此人也一定算是个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