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的读音:内蒙呼伦贝尔遭极端低温 三口之家寒衣耗费上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6/02 03:56:32

冰天雪地中,乌兰家的孩子紧裹长袍。

乌兰家的厕所用木板简单围起来,没有顶。


  截至昨晚8点,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的最低气温为零下33.8℃。春节以来,内蒙古大部分地区持续低温,零下四五十度摄氏度的极端天气使得其成为全国同期最冷地区。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他们的衣食住行如何?连日来,本报记者深入陈巴尔虎旗牧民家中,亲历牧民们如何在风雪中生活。

   衣 过冬袍需90张羔皮

  脚穿一双羊毛做的毡子鞋,下穿皮毛一体的棉裤,外套是长至小腿的蒙古长袍……这就是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冬天,牧民们赖以过冬的“装备”。

  每逢冬季,草原牧民的生活成本会大大提高,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支出是御寒服装。这个冬天,牧民乌兰给一家三口置办的御寒装备费用超过了1万元,儿子的蒙古大衣是新做的,丈夫因为要放羊,大衣必须暖和,也要新做,自己“主内”,往年的装备就基本够用了。

  乌兰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账:以身高一米八、体重200斤的牧民为例,做一件普通全新的皮毛一体蒙古长袍,需要90张小羊羔皮,大多牧民不会制衣,拿着自己家的羊羔皮去裁缝那儿加工,一张50元,90张下来4500元,再加上其他装饰缝制,一件蒙古袍全算下来得6000元,是夏装的3倍左右。

  “如果特别冷,或者出门时间长,蒙古袍外还要再加一件达哈,是马驹皮或牛犊皮做的,也得几千元。”乌兰说,穿着这些过冬基本没问题,但有时候也会冻出冻疮,有了冻疮就用雪擦一擦,“以毒攻毒”。

   食 水果蔬菜吃得有限

  时至中午,乌兰热情地拿出羊肉、面条和饺子,一起扔进锅里,请记者同吃。牧民说,这叫“汤饺面”,一般过节、办事或者家里来了客人时吃。

  牧民的饮食离不开肉,一方面是牛羊多,另外吃肉也是为了御寒,“顿顿离不开肉,富裕的家庭宰上几十头羊,拮据点的宰10来只,一个冬天够了。”牧民也吃一些水果和蔬菜,但因为冬天雪厚,交通不便,吃得有限,一般在冬季来临前,牧民会到镇上采购几麻袋土豆和洋葱,基本上一个冬天,辅料就有了。“洋葱、土豆好保存。要是还想吃点别的,有人去镇里,就让人捎回来。”

  冬季用水也耗费了牧民的财力和体力。井水、雪水、河水是三大水源,大部分牧民打了机井,不过冬天机井也要保温,乌兰家的机井被罩上了一个砖瓦结构的“房子”,有的机井离住处远,取水就困难了,在没膝的雪里行走已很艰难,再拎上一桶水可想而知。

   住 木板围厕所没有顶

  如今,多数牧户在冬天不住蒙古包,改住砖瓦房和彩钢房,后两者的保温效果要好。乌兰家的彩钢房用砖瓦隔成了两间,有50多平方米,夫妻俩和儿子都睡里屋,外屋待客。

  在居住条件上,政府投入了不小的财力,这间彩钢房,乌兰只掏了一小部分,大头是政府出资。电视、收音机几乎已普及,冬天没有什么外出活动,每天辛苦劳动后,一家人难得的休闲,就是通过它们获得的。乌兰13岁的儿子德格金最喜欢看电视里演的变形金刚,他在镇里上小学,一开始,德格金有些腼腆,可一说起北京,话就多起来,他请记者留下电话,说以后最想来北京看天安门。

  下午,乌兰去上厕所,乌兰家的厕所用木板简单围起来,没有顶,“冷,习惯了,要是闹肚子就惨了,只能加快速度。”牧区的“卫生间”几乎都是简易的,在陈巴尔虎旗呼和诺尔镇,只有聚在一起的8个“试点”蒙古包内设有室内卫生间,这种蒙古包是用砖瓦砌的,条件和城里的房屋一样。但多位旗里和镇里的干部坦言,为了保护草原的基本生产特点,这样的“试点”尚很难全面推广。

   行 打出租来回240元

  在乌兰家,记者遇到了来等“出租车”的斯琴,斯琴和乌兰是亲戚,斯琴住在乌兰家南边的草原更深处,距离乌兰家10多里地,早上她穿上厚厚的大衣,步行一个多小时来到乌兰家。“我想去镇上看病,这些日子胳膊麻。”

  所说的“出租”其实就是平日里送菜收羊的半斗车,有需要了打电话叫一声,着急的话嘱咐一声,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不急的话,上午打电话,下午方便的时候再过来。斯琴之所以来乌兰家等“出租”,是因为乌兰家附近有条沙石路,积雪不深,车能进得来,再去远处的斯琴家,车就“无能为力”了,只能步行。

  乌兰家距镇上30多公里,一去一回收费240元,这是冬天的价。夏天能打个对折。如今很多牧民家中都有车,没车的牧户就找朋友搭,如果不是冬天,交通还真不算大问题。但冬天不同,普遍积雪都能没过半个越野车轮,有时候单独一辆车不敢上路,还得找一辆车陪同。记者进牧区的路上就深有体会,车行至一处风口,由于积雪过硬,越野车陷进雪里,刨雪推车无用,手机没有信号,几乎与外界失去联系,幸亏当地向导提前打过招呼,一辆铲车顺着车印寻来。当地人说,在风雪天的草原上开车,根本无法计划时间,以前也常有牧民开车误在雪中,能辨别方向的牧民就弃车走回家,虽然政府一定会派车寻找,但牧民往往觉得走路回家比原地等待更有主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