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涛汹涌拼音是什么:云南乡村 最美不过家乡景(组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6 17:46:43



  京人秦奋与云南姑娘相亲,闲聊中姑娘说她的家其实不远,坐几天几夜的火车,转汽车转汽车再转汽车,然后换乘敞篷拖拉机、骑马,再步行一会儿,拐个弯就到家了。姑娘还说,如果秦奋对她始乱终弃,她哥哥会打断他的腿。有关这个传说大家应该都比较熟悉。后来秦奋跟我说起这事时一脸遗憾,说倒不是担心腿被打断,只是云南地域太辽阔了,探个亲,假期用完了,人还在归家的路上。当然,我不认识那个姑娘。

  我的故乡也是那样的所在。身在四川的我每次回家都得大费周章、不断折腾。所不同的只是现在情况稍好了一些,转完N次汽车后,我不用再坐拖拉机、骑马了,直接上摩托车,再步行几分钟,拐弯进门就到家了;而且没人会打断我的腿。

  关于故乡的来源、有何讲究,我已无从考证。就像我多年前疯语过的废话一样,故乡每天日升月落,小麦绿了黄了,玉米下地了;收了玉米又该种小麦了。日子一天天过,村里的长者陆陆续续的离开,一些新的生命也持续到来。离开的长辈们,没带走任何财富,哪怕是一文钱;只带走了代代相传的有关村庄、民俗、乡土文化的记忆,留给亲人无尽思念和悲伤。好在也不断有新生命到来,延续着不同的人的希望和盼头。于是,日子就这样续上了。

  在资格够老、对村寨和族源之类有所记忆的长者健在的时候,我尚小,没想过要了解这些;也不知道今天会在地理网,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这个村庄的情感和记忆。那时的我整天和小伙伴们上房揭瓦、下河摸鱼,黑惠江边种稻、无量山中砍柴;今天拿这家两根黄瓜,明天摘那家两个苹果。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撒尿和泥,玩开星级餐馆做饭的游戏。我是撒尿的主力还是和泥的中坚,事隔多年,如今已经无太多印象了。

  等我逐渐长大并长得越来越悲壮的时候,特别是近几年来,我发现,除了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落后、人民生活不甚宽裕之外,故乡所在其实也是个很美的地方。我想,这样的地方对那些冷暖被空调左右、白昼被霓虹灯控制、不能切身感受四季更替、世情温暖的都市有闲有钱阶层,一定是个不小的诱惑。让你到我故乡长住、安居,你也许不干,但是小住一段,感受田园生活,你是不会拒绝的。

  在我了解故乡的过去时,年轻一代对这个村庄的记忆和我差不多,父辈们的记忆比我们这代所知的也多不了多少;祖辈中健在的人越来越来少,即使在,以他们八九十岁的高龄,加之从不在意故乡的历史,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知道我是个俗人,但也不至于俗到如此境界,犯不着和朱元璋攀亲戚,但确实得到一个线索,说祖先来自南京,是朱元璋后人。村里对此感兴趣的人始终在坚持一种说法,“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祖先就是在“洪武开滇”时从那里过来屯兵,并慢慢安定下来发展壮大的。对这种说法我不可置否,但在后来的阅读中我确实注意到,故乡的民居布局、建筑风格和特色、饮食、服侍、歌舞民俗、信仰等诸多方面,均可在徽派文化中找到共性(《家在云南》系列中将陆续对“诸多方面”尝试叙述)。我不知道这说明什么。

  家在云南,居住大理,我的老家地处云南西部,无量山和哀牢山结合处,就我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基本属于“三基”村庄: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早前山里没有公路,羊肠小道弯多路窄,在山路十八弯里,现代交通工具基本靠边站,走是不得已的交通方式;乡下经济不甚发达,没有什么可偷的,加之民风淳朴,基本日不闭户;偶有偷鸡贼,惊动看家狗后,叫两声足以退敌;村里很多人没在动荡的车厢里或躺在床上看书,没看太多电视,更没有各种游戏,视力非常好,经常彼此在山梁上,隔着大山打招呼、闲聊,吃了嘛?忙什么呢?是啊是啊,今天天气不错。

  初到外地读书时,多少次,我跟同学无耻的吹这些牛。也许他们的地理学得很好,知道云南是植物王国、动物王国、有色金属王国,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否吃饭吃肉,经常问我类似的问题。我一脸愁苦跟人吹牛说,小时候老家很穷,穷乡僻壤,没吃的没玩的,饿了煎两个孔雀蛋,无聊了骑大象玩。周边的同学听得一愣一愣的。

  我的家在大理乡下,离州府尚有一段距离。尽管多年来大理盛名在外,旅游火爆,可我乡下的老家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实惠。村里的乡亲们依然辛勤的在土地上耕耘、劳作,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在泥土里播种希望,早出晚归仔细照料,等着它们开花结果。

  在无量山系月亮山半山腰上,有很多青瓦白墙的村庄,这些大小各异的村庄,有的几百户,有的三五家,甚至村民因此就叫“三家村”。在成百上千这样的村村庄里,其中就有我的故乡。远远望去,整个村庄掩映在群山翠绿之中,一些高大的乔木(走近了你发现基本是核桃树)紧紧围绕在村庄周围,而乔木之外,是高低起伏、形状各异的耕地,地里永远长着各种庄稼。

  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在村庄对面的山梁上矗立成一尊雕塑,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村庄的白昼、四季是如何交替变化的。按照村里人的习惯,四季其实也就是两季而已,那就是冬春的小春和和秋夏的大春。小春季种植以小麦为主的作物,大春季则种以玉米、烤烟为主的作物。

  冬春时节,你看见小麦发芽了、小麦绿了黄了,村里和周边的各种树木落叶了、发芽开花了;等到秋夏来临的时候,玉米、烤烟又在地理绿油油、黑黝黝的成长,村里和周边的各种树木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故乡始终在冬春的翠绿、金黄和秋夏的墨绿、土黄中交替,亘古不变。

  你眼睁睁看着这个村庄在眼皮底下交替、变化,对身在其中的人们的感情、生活和猪羊牛狗等等充满好奇。某天,你心血来潮,把灵魂从雕塑中抽离出来,流窜到村子中间,看见世间美景,你就爱死了这个人畜共居的村庄。

(来源:个人门户 作者:云南黑鬼 查看原文 编辑:李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