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财和败财:关于长征中张国焘“武力解决中央”密电----王年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7 11:22:00
根据历史的考证,说张国焘这个电报有没有证据呢?没有证据,谁也没见到过,是闹了一个笑话。什么笑话呢,沈阳军区空军有个副司令吕黎平,写了一篇回忆录,登在《解放军报》。说他在长征途中(他是作战参谋),没事,散步,走着走着走到机要室,遇到战友了,看到他们正在收电报。收到一份什么电报呢?收到张国焘发给徐向前、陈昌浩的电报,让他们武力消灭中央。他说他把电报送给叶帅,叶帅送给毛主席,所以毛主席夸赞叶:“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我看到这个回忆录以后,大吃一惊:这么大的问题,我们解放军五十年代搞建军三十年征文,全军轰轰烈烈的,大张旗鼓的,还出了好几本丛书,《星火燎原》等,你怎么不投稿啊?

第二个,我怀疑了,就开始查各种档案。什么档案呢?《开除张国焘的决定》,张国焘逃到武汉后,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答记者问(披露张国焘的罪行),共产国际批判张国焘的电文,新华社社论,《解放日报》的社论等等,都没有这个记载。所以我写了一篇文章请教吕黎平同志:何以这么多历史文献里面一个字都没有记载?你一个作战参谋散步怎么散步到机要室去了?我们都是部队的同志,机要室是能随便散步的吗?文章发表在历史博物馆的《党史研究资料》上。他又发表了一篇(内容我忘记了),我又回了一篇。朱玉帮了大忙,他找到了左路军的电台台长、右路军的电台台长,两位台长写了书面证明:在我任上没有见到张国焘叫徐向前、陈昌浩武力消灭中央的电报,谁要发电报必须经过我台长的手,是指定专人翻译的,所以我们的证明是权威的。右路军电报台的台长叫宋侃夫,是全国总工会的副主席,他说:“从来没看到过这份电报。”

还有一个人,是红四方面军的老同志,我是在《党史研究资料》上发现的。他参加了这个会议,说张国焘主持会议,让发电报给徐向前、陈昌浩要怎么样怎么样,要大家讨论,大家都不同意,所以最后电报没发成。这人是中央委员一级的人物。

文章发表后,平静了一段。

过了一段时间,叶剑英元帅放了个风:电报还在,就在我这儿,你们要看就来看。我们党史教研室的主任说:“这个老帅不像话了,这个电报怎么放在你个人身上?这么几十年了还放在个人身上啊,这不合党的规矩。”(现在这个老同志也去世了,也是老红军。)

//注:还是老红军值得人尊敬啊,不像现在有的年青人都甘做**的奴才。。。

后来,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还有有关单位集体给叶剑英打报告:我们要看那份电报。于是,某年某月某日,大家浩浩荡荡,十个人左右吧,到叶帅那儿去了。大家行礼如仪,秘书进去报告,叶帅出来,坐在客厅当中,“大家来看电报的啊?”等了一会儿,大家不能老等啊,快把电报拿出来啊?老帅一会儿掏掏掏,掏出来了,说:“在这儿呢。”大家一看,是吕黎平回忆录,从《解放军报》剪下的这么一块。大家当时想笑也不敢笑:这人老了爱开玩笑啊?你说“电报还在”,这是电报吗?

后来这件事只好作了记录,存档。这是在叶帅去世前一两年。

事情还没有完。给叶帅写传记的某人又写了一篇文章,说怎么没有呢?明明就是有嘛。没有毛主席怎么说:“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说的谁呀,叶帅,说的什么事啊,就是这份秘密电报。

这两句话,毛泽东是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讲的,档案可查。有前言有后语,大意是这样的:叶剑英同志对批判彭德怀是很积极的,最近编了一本书,批彭德怀批的很好,我送你两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这两句话怎么能安到秘密电报上去?

我们在第二篇文章中披露了,毛在一九三七年三月延安批判张国焘的时候有一段话,讲到长征当中的事情,说张国焘要南下彻底解决路线问题,开展党内斗争。是说他要“南下开展党内斗争”,没有说“武力解决中央”。这是第二个证据。

第三个证据,本来毛泽东选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有一个注解,说:张国焘有电报,要武力解决中央(毛泽东选集出版得早,五十年代初,五三年左右)。到后来我们论战开始以后,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把这个注释撤消了,不要了。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那是简单的啊?说取消就取消了?

总之,我们研究历史是很严肃的事情,不能含含糊糊的。


------------------------
  (本来是很长的一篇文章,非要删去某些敏感东西才能发布,哀叹已经不起作用了,还是现实点吧,少惹点麻烦好。)
注:王年一为中国研究文革史值得人尊敬的专家;不幸地是在07年病逝。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官方总是给他这么个指示,大意为:不许给国外境外新闻机构写稿,不许在国外境外出书,不许与国外境外的人交往。
可见他的‘魅力’所在。。
他自己说:尽管我不满意,不同意,也没用,我还要遵守,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但他还是在香港的刊物上写了此文。。可敬。。
这年头实事求是的人不多了,可惜又少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