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贵 夜贵:《月亮星?太阳泪》之《月亮星(第5--8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7 10:37:01

                       《月亮星?太阳泪

                                                             《月亮星(第5--8章)》

 

 

                  第五章

          相识是最珍贵的缘分,思念是最美丽的心情。

 

日复一日,眨眼间时间瞬逝。

  “强哥,恭喜你!你那个心爱的女人她怀孕了,已经八个月了,快要生了。”吃饭的时候,阿得对阿强说道,“你要不要捎什么话或者捎什么东西吧?”

“真的,是真的吗?阿得!”阿强激动地握着阿得的手,颤抖地说道。

再过两个月就要分娩了。她现在一定很想很想让我在她的身边。可是我却不在。唉!又是一声长叹。

“吃饭吧,阿强!”阿得说道,“要不,吃过饭后回去给她写一些话关心关心。”

“好呀!好呀!”说完,他就吃起饭来。

是呀,能有这样如此关心自己心爱的人,可见他们一定是爱得很深。我衷心地祝你们幸福!此时阿得想到。由此阿得也想到了自己的曾经爱情。

在一辆旅游车上。

“哇啦,好美的风景呀!谁有照相机,帮我把这美丽的风景照下来,小妹我在此谢谢了!”

“我这里刚好带有相机,帮你照几张,我可以连照几张,供你选择。”

“好的,谢谢你,大哥!”

“不用谢,人与人之间就应该相互帮助。另外,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贾道得,请问小姐芳名?”阿得边取照片便问道。

“噢,我叫扎尔西·安逸韦娜,大伙都叫我娜娜。”漂亮的女孩答道,“你刚才说,你叫假道德?名字挺逗的,仿佛是没有道德似的,所以是假道德。”

“我……不是!你搞错了是贾道得。西贝贾。道理的道,得失的得。”阿得说道,同时还用手比划着。这个样子让娜娜都禁不住开怀大笑了。

渐渐地两个人就无话不谈,同时也欣赏着车外的风景:车行驶在乡间公路上,在车的两边有着美丽的自然风景。此时如果把车上的风景融合在一起,岂不别有一番风味的。

“看那美丽的风景,看那美丽的田野,都有那希望的好景致,让我们一起来分享,分享那将不久的收获好心情。”

“强哥,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幸福永远!”

“谢谢你,阿得!也许你的爱情也快来到了。”

“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爱情竟然相差如此之大呢?”忧伤再次爬上了阿得的心头,“我不甘心呀,强哥!为什么我爱的人伤我最深?”

“阿得,你不要想的太多了,也不要太伤心嘛!其实你的爱情还未真正地来到呢,等到你出狱后,也许有一天你的爱情就要到来时,当时侯可千万别措手不及呀。”

“嘟嘟”哨子突然响了起来。

“我们又要紧急集合了。”阿得和阿强站得很近。

“强哥,听说这次集合是要表彰那些积极劳动改造的人呢,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减刑呢?”阿得悄悄地对阿强说道。

“不要说话了,小心被教官发现。”阿强同样低声地对阿得说道。“我估计会有你,阿得!”

“大家,请安静!今天把大家集中到这里,是为了表彰那些在劳动改造中,表现非常突出且真心改造的人员,并为其减刑。在这里,我着重强调一下:大家都表现得非常不错。希望大家以后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与亲友团聚。”

“肯定和上次一样,有减刑的人一定与他们搞好了关系。”犯人A低声说道。

“听说,这次调来的领导是非常严肃的,还有个外号叫‘铁面包公’,非常公正无私,这次应该不会再搞假了吧。”犯人B说道。

“天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谁会相信不搞假的。”犯人A说道。

“也许大家都有很多的疑惑,怀疑这次表彰一定有猫腻,对吧?”

“对,我们已经不再相信所谓的表彰了。”不知谁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请大家都听好,这次表彰的人员名单全部是有领导们集体研究决定的。绝对不会有假。请大家放心!”

“这次表彰的人员不管他们服刑时间长短,一律减刑,同时以刑期为参数。现在请监狱长宣布名单。大家欢迎!”

“大家请注意听好,也许这里面有你名字。以下是劳动改造中非常积极且是真心改造的人员名单,将减刑两年:张明、王辉、沈涛、文天鸣、张志国、刘蓉、张小嫚、江蕙、黎平、孙寻、王梓、安清儒等十二位。请以上人员出列,到另一边集合。接下来公布减刑六个月的人员名单:刘明、姜涛、沈章、赵天琳、王彪、贾道德、安时平、张高强、罗文斌、方卉、白昰天、邱枫、王召、田彪鑫、曹涛铭、师国焾、司马新康等十七名。总计二十九名,全部出列!”

“奇怪?怎么没有沈安?是不是搞错了。”有人在下面嘀咕。

“教官,怎么没有沈安,是不是搞错了?”大伙起哄喊道。

“请安静!肃静!大家听我说,最近我们监狱调来了杨鸣总监狱长,

他是非常公平的,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这次的表彰基本都是他定下的。也许大家对这次的表彰有很大的疑惑。同样也有些情绪。在这以前是很正常的。但从现在开始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们有好领导非常公正地领导大家认真改造,争取下次有更多的人被减刑。这是我们的心愿,也是大家的希望。”监狱长说道,“现在请大家接下来看我们文艺表演吧。”

“强哥,这次表彰有我们的名字呀。我好高兴呀啊!”阿得兴奋地对阿强说道,“一连几次都没有我的名字,这次是苍天有眼啊!我减刑半年啦!”

“阿得,你小声点!可见领导是公正的。没有搞假。”阿强说道,“这次我相信了!”

                         

“走呀,走呀,走过了多少年头,家里的亲人盼望我,快快回家来。好与亲人来团聚,好好来改造。

亲人啊!亲人!

我在监狱里好好表现,心儿把你盼,盼呀盼呀,盼到了你跟前。你的样子好憔悴,好呀,好憔悴。

……”

突然,台上的歌声吸引了阿强他们,他们停下来便认真地听了起来。

“……

走呀,走呀,走过了多少年头,家中的变化让我醉,快快回家来,好与妻儿来团聚,来团聚。

妻儿呀!妻儿!

你在家中受苦难,心儿把我盼,盼我盼我回家去。好让妻儿笑开怀。

……”

听着听着,全场都安静下来,出现了凄凄的哭泣声,很多人都被感动了。

“这是一位减刑两年的人写的,让我们帮他演唱,可见这是他的真实心声,也是他渴盼与亲人相逢。大家感觉如何呢?回去好好想想吧!”

好感人的心声呀,这多像我的心声呀!也好像是我的真实写照。阿强想到了华琳。

再有一个月就要分娩了,这时的华琳一定很需要我的照顾呀!阿强每天都在数着天数心里想到。我和她就犹如牛郎织女一般,天各一方,又犹如一个人的左右手,同一时间做着同一动作。我总盼着出狱,而她在怀孕期间一定盼着与我团圆。盼着我在她身边。

忧伤的时候,她便喜欢站在雨中,感受雨的冰凉和清新。同时也会站在凉台上伸出双手接一些冰凉的小雨放在脸上;孤独的时候,她便会坐在窗前凝神望月,让夕阳把自己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落籍的时候,她会不由自主地挺着肚子踏上了一条和阿强相遇的小径上……

每当夜幕降临时,华琳都会挺着肚子在窗前站上一阵。阿强,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现在的我是多么需要你的关怀,多么需要你的照顾,咱们的宝宝还有十多天就要出世了。想着想着她的手不由自主地轻抚着肚子中的孩子,“宝宝,你想你爸爸吗?他快回来了!”

“阿强!阿强!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华琳护着肚子艰难地跑着,“后面有人要杀我和咱们的宝宝,快呀,阿强!快呀,阿强!”

“兄弟们,快!杀了这娘们和她的孽种,快!”后面的那些人手里拿着砍刀追过来。

“嘿嘿!”歹徒们狞笑地举起刀砍向已是满脸是血的华琳。

“不要!不要伤我的华琳和孩子!”阿强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怎么了,强哥?”阿得轻轻地问道,“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你呀,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没什么。”阿强说道,回想起刚才的梦境。阿强便开始担心起华琳来了。在梦中,华琳被人无缘无故地追杀,浑身是血,衣服也已被人撕扯破了。而那些人仍然不肯放过她。而她华琳不顾生命危险,依然保护着腹中的孩子。母爱的力量促使她拼命地奔跑,已是满头大汗,血与汗水浇花了她的脸。

“阿得,我刚才梦见华琳被人无缘无故地追杀,浑身是血,依然拼命地保护着孩子,我真的好想见到她呀,真的!”

“强哥,不要想得太多,睡吧!等到天亮了,我们向监狱领导申请一下,看能不能让你出狱去看看你的心爱的人儿。”

第二天,监狱领导的办公桌上多了一份出狱的申请书。

三楼的会议室正热闹非凡。讨论着一件有史以来的大事。

“不行!张高强的申请不能通过,虽然他在这一年中的表现很好!无可厚非。况且我们刚表彰他且又给他减刑半年,但我们依然不能通过。我们不能犯友邻监狱中的几次错误,那都是教训,铁的事实。”王教官说道。

“我觉得这次需要谨慎些,这毕竟不是小事。以往的事实告诉我们:放出去容易,收回来就难了。处理得不好,会影响他今后的改造。”李教官说道。

“小马,你呢?发表一下你的想法。”

“张高强这个情况是比较特殊。大家要好好地研究研究一下,他的情况大家要熟悉一下他在申请书中提出他女友怀孕的事急需他的照顾,这件事对于我们平常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见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据我了解:他在入狱前,确实有有一女友,正是这个女友促使他来自首的,可见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更何况,现在已怀孕九个月了。而他现在申请出狱的理由是看和照顾他的女友。与情与理。情有可原,理在人心。如果不批,他会怎么样?结果不想可知,肯定会越狱且不认真接受改造;如果批准了,他会怎么样?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感谢我们且又认真改造。这就是现代中的人道主义人性化。”

“我也说几句吧,对于其他的犯人我们没有太大的把握,大家都应该知道:脱了线的风筝,永远没有回头之时,除非它是木头。而张高强则是脱了缰绳的老马,我想他会记住回来的路。”

“听大家说了这么多,我也慎重考虑过,我决定:放!批准!”杨总监狱长说道,“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但必须要有个人陪着他。”

“谁?有谁最合适?”

“贾道得。”

“好!我们就这样决定,通过了!”

“阿强,恭喜你!你的申请被批准了,同时还有我陪着你。”阿得兴奋地说道。

“张高强,你要记住:是你的真诚语言打动了我们,我们经过讨论,并慎重地决定批准你的申请要求。不过由贾道得陪同你。为期十五天,半个月后你们必须准时回来。否则视为逃狱。我们其实是为你着想的,我们是为你的真心诚意所打动,你说谁没有妻儿朋友,尤其是你心爱的人儿,她现在是正需要你的关怀。好好地陪伴着她吧,让她度过这宝贵的半个月吧!”

“谢谢领导的关心!”

另一个室内。

“贾道得,你的刑期也只有四个月了,此次让你出狱,主要是要陪伴张高强出狱的,时间为十五天也即半个月。半个月后你们必须准时回来,否则视为逃狱处分。你在狱中的表现众人目睹的,因此在这次表彰中减刑半年,之后你还有四个月。这次不要让我们失望呀!”王教官说道,“等李教官整理好张高强的东西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是,王教官!”

 

 

                                                                                   第六章

              

                       牵挂是最真挚的心动,

                       问候是最动人的语言。

  

 监狱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他们伸伸懒腰,迈着轻松的步子向前走。

“哇操!阿得,外面的空气好新鲜呀!”阿强拉了一下搭在肩上的衣服,兴奋地说道,“好久都没有吸到这么新鲜,这么好的空气啦!”

“是呀!我八年没有吸过了,现在要好好吸吸。”阿得手舞足蹈地说道,“我好爽呀!我终于可以吸到新鲜的空气啦!”

“好好吸吸吧!”看着阿得陶醉在其中,阿强不忍再次打扰他的享受权利。

“是呀,强哥!我终于可以吸到新鲜的空气,我好兴奋呀!”好久好久阿得终于开始说话,“另外,你终于可以见到嫂子了,不用再面壁思念。记得代我向嫂子问好!”

“是呀,是呀!毕竟好久不见面了,也就只有面壁思念,想念她的点点滴滴。”阿强兴奋地说道,“回想起曾经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的幸福!自从失去自由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地愚蠢,多么的莽撞冲动呀!不知她是不是真的原谅我了?”

“唉!我也好后悔呀,只怪我当时也是多么莽撞和冲动,才酿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导致自己被判十年刑。不过没有关系,我已经死了这条心了。你马上就要见到你的心爱人她了,我的嫂子。”阿得说道,“你就不必再为此内疚了,也许嫂子早已经原谅你了,要不,她就不会为你苦苦地等待,并要为你生下孩子呢。”

“她是为我呀!可我呢,却是……唉!我也知道昨天不该追究,明天无从追究。可是我还是非常怀念和她在一起的甜蜜日子里。在监狱中的日子中,每每地思念,每每地回忆着曾经地美好,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送走了多少落日,迎来了多少的黎明,岁月的流逝,让我们一次次的回忆,一次次的惋惜这美好的时光。”说着,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正所谓‘逝者如斯夫’。时光如梭,犹如白马过隙。”阿得说道,“好了,强哥,马上就要见到了,你心里一定是非常的激动吧!”

“那当然了,毕竟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她瘦了没有?”阿强望了望车外,说道,“唉!对了。就这半个月的时间。”

“就这半个月的时间,你们一定要好好聚聚,并且要好好聊聊呀。”

“我有很多的话要对她诉说,也就是苦诉心肠。毕竟,这也是难得的黄金时刻。”阿强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呢?阿得,有什么打算?”

“我……我也不知道……”阿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的任务是陪同你的。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此时的阿强看到阿得的眼里已有少许的泪花,她知道阿得的内心是矛盾的,同时也是渴望知道她的一些情况。

现在她过的怎么样。猛然间,有一个念头从阿得的脑海闪过。

“阿得,你现在想不想见到你的那个她?”

“想!……啊!不想!”阿得匆忙地说道。

“你就不要再骗自己了。我已经看得出你很在乎她的。既然你还在乎她,何必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可是……”阿得犹豫了一下,说道,“但爱与恨不能共存,要么继续爱,要么继续恨,而我感到自己好像属于后者。”

“阿得,其实你错了!爱可以继续,像我和华琳一样;而恨,可以中断,快刀斩乱麻。也许现在的她真的好后悔,也说不定呀!”阿强说道,“也许你现在去看她,肯定会给她莫大的安慰和莫大的感动,同时也会给自己更大的收获。去吧!”

下了出租车,阿强对阿得说道:“记得给她买她最爱的礼物呦!半个月后在人民路上的天桥见。”

“半个月后我们再见!”

 

 

                                                     第七章

                 

                    有一种缘分总在梦醒后,

                    才知道是永恒。

 

站在门口,华琳望着伸向远处的马路。

唉!马上就要生了,阿强他现在在哪里呀?能不能回来,真的好想见到他呀!她想着,手不由自主地抚摸着已鼓起的肚子,“宝宝,听话!你爸爸快要回来啦,乖!”

“不要这样了,华琳!虽然阿强没有回来,但是你不要担心,还有我们呢。”不知何时新梅已站在她的身后,“我们同样会照顾你的。其实,我知道你特别想见到他,很想很想让他陪在你身边,和当时的我一样,给一点点的安慰,一也许他的一点点的安慰,胜过我们的千言万语。”

“新梅,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这不,正准备告诉你,可你却在安慰宝宝呢,没有打扰!”新梅说道,“宝宝,现在可好?有没有踢你呢?”

“当然有了,刚才就踢了我一脚,这不我正在说宝宝呢。”

“这段时间,你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我就搬过来照顾你吧,毕竟你一个人不方便行动。”

“谢谢你,新梅!这段时间确实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的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华琳对新梅说道,“其实你对我也挺照顾的,谢谢你了!”

“毕竟你是快要做母亲的人啦!应该高兴起来,因为此时的女人是真伟大的、也是最美丽的,你说呢?”

“是呀,我知道!我要做一个美丽而又伟大的母亲。可是……,阿强却始终不在我的身边。他可是我的精神支柱,是我的全部呀!”

“不要担心,华琳!说不定他马上就要回来的。我刚刚听朋友说的。”

“但愿如此吧!”

我终于可以看到我最爱的人了,也许是我一生中最渴盼的且最快乐的事。

“阿琳,我回来了!”阿强边走边想。

“究竟我是怎么了,怎么了,难道爱一个人真的有错吗?虽然爱一个人很苦,可我还渴望一点爱……”街边的店铺里传出了这首歌。

是呀,爱一个人是很苦,可是我真的要在出狱后好好照顾华琳母子一生一世。于是他加快了脚步。

“张高强,是你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扭头一看,惊呆了。

“你是……宁依婷!”阿强惊讶且兴奋地说道,“这些年你过得可好?结婚了没有?”

“这些年我过得还可以,单身一个人过着贵族的生活。你也知道我个性自由,结婚对我来说还很遥远。不过你放心吧。我相信缘分终究会来到的。”宁依婷说道,“噢!你呢?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结婚了吗?”

“和你一样,还没有结婚,不过我马上就要结了,同时要爸爸了。之后结婚。”

“恭喜你了,阿强!”依婷说道,“我们好几年没有见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不好意思,依婷!我得赶快回家了,她快要生了。”阿强说道,“要不,下次吧!”

“阿强,难得一聚,你也不要在乎这一点时间吧!要不,一会儿,我用车送你一程。”

“那……那好吧,我们走吧!”阿强犹豫了一下说道。

情调优雅的西餐厅,漂亮的壁灯,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和着悠扬的音乐,营造了一个温馨的氛围。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喝着咖啡。

……

“依婷,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熟悉呢?”阿强疑惑地说道,“这个地方,好像是听雨轩吧?”

“阿强,你out了!看来你好久没有到这里了,它现在已经不叫听雨轩了,而是改了新的名字:叫飞云阁了。”依婷笑着说道,“想当初,你我在这里相识,是多么浪漫呀!”

“是呀,好浪漫!”

“艳萍,,如果有人要脱你裤子,你会怎么办?”

“哎呀,依婷,你好无聊呀!谁会问这样无聊的无味的问题呀,”另一个女孩阿敏说道,“除非那个人是一个色狼或者是一个变态人。”

“我呢。首先给那个人一个巴掌,然后说:‘无耻,流氓!’”艳萍说道。

“哈哈……”依婷笑道,“你们真笨!如果是你们的梦中情人或者你们的恋人呢?”

“那是不可能的,除非……”说着艳萍的手伸向阿敏的腰间,“除非在新婚之夜,否则就是免谈!”

“艳萍,你也和我一样。”阿敏说道,“你呢?依婷!”

“我……我也一样呀!怎么了?”依婷说道。

“嘘!依婷,你身后好像有个人一直在往咱们这里看呀!是色狼还是流氓?”

“不会吧!我们刚刚说到色狼和流氓,不会现在就有了?”

“天知道,但我不知道!”依婷笑着,“要不,你们俩打冲锋,我来督后阵。”

“应该不是色狼和流氓吧!这样大的公共场合,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你就放心吧!”艳萍说道,“依婷,要不你扭头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

“你好,小姐!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正当依婷准备扭头时,一个声音在他的面前响起,并且出现了一只手。

“啊……啊……成为朋友?我们?”依婷慌张地问道,“可是,我们不认识呀。”

“朋友都是从不认识到认识的,最后都可能成为挚己的。”那个男人说道,“我叫张高强,请问小姐芳名?”

“干嘛?”看着那个男人看着自己,宁依婷说道。

“我叫将艳萍,她叫宁依婷,是我的闺房密友。”

“将艳萍,还有我阿敏呢。我们可是好友三剑客!”

“艳萍,就你们多嘴!”依婷假装生气地说道,“以后少和陌生人说话,要不会吃亏的。”

艳萍伸了伸舌头,就不作声了。

“大家好!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喂!喂!依婷,你怎么了?”阿强看到依婷在发呆,就说道。

“我想起我们刚刚相遇的情景,挺好笑的。当时,我给艳萍出了一个难题,让她回答,而她却不好意思呢。”

“是呀,当我听到这个问题时,也着实挺搞笑的,挺逗的。也忍不住竖起耳朵,歪着头听了。而你们却把我当成色狼和流氓了!”

“不要说了,人家还不好意思呢。”依婷红着脸说道,“这就是缘分,要不,我们怎么能相识呢。”

“是呀!”

“说说你们的相识相遇吧。”

“自从我们分手之后的那段日子里,我满怀沮丧,就像一个没有线的风筝,随风飘荡,无所事事。整天闲逛,同时也染上了一些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就干了一次抢劫。”

“你呀,什么事都说能放开,那可是骗人的。其实你什么事都放不开的。”依婷说道,“来,我们来喝一杯!”

“好!干杯!”阿强回敬了一杯。咕咚一下就下肚了。“其实我当时真的好爱你!好在乎你才那样的。你也知道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一般不会轻易爱上别人的。但在那次抢劫中,我认识她。虽然她算不上漂亮,但在我看来,她犹如天仙下凡。更何况她心底善良。我们就这样相识了。”

“哦,怪不得!”依婷说道,“你刚才是说你们在抢劫中认识的,是是不是她也参加抢劫了?”

“看你说的,怎么可能呢,是我带人抢劫她的一个朋友家的。”

“不会这么巧吧?那她知道不知道?”

“是呀,是呀!真的好巧。起初她是不知道的,经过一段时间我才告诉她的,并征得她的原谅和理解,现在我自首坐牢了。这半个月的假是监狱领导亲自批准的,回来照顾她的!”

“什么?你现在坐牢了?”依婷更加惊讶,不过马上说道,“你呀,也真是的。干嘛要抢劫呢!现在落了个有罪之人的罪名。不过,你要好好照顾她!”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依婷!”阿强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请你帮忙。”

“你说吧,我肯定会帮忙的。是不是要我经常看看她,你的女友老婆!”依婷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去看的。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

“噢!时间不多了,我们下次再聊吧!”阿强看了一下表,说道,“我走了,依婷!”

“阿强,看你急的,当初我们在一起时,你可没有这样过的呀。”依婷笑着说道,“我们走吧!”

 在车上。

不知华琳她现在怎么样了?我真的好担心她呀!阿强想到。

不知华琳知道阿强对她的爱,有何感想:感动?还是其他呢?依婷想到这些,我干嘛要想这些。

“阿强,你对华琳真的真好!”依婷说道,“她有你这样的老公,肯定是最幸福的,我衷心地祝福你们白头偕老,钟爱一世!”

“谢谢你,依婷!我们依然是好朋友!”

“是的,我们是好朋友!”

 

 

 

                                                       第八章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

 

     依婷一个人坐在车里,望着渐渐走远的阿强,这时的她才真正地感觉到了什么是孤独。而收音机里正播放着《一万个理由》这首歌。

不由得她跟着唱了起来:就在感情到了无法挽留,而你却又执意离开的时候,你要我找个理由让你回头,可最后让你走,你说分手的时候,就不要泪流……

阿强,其实我真的好想你、好爱你呀!要不,我为什么到现在还孑然一人呢?分手以后,我真的想忘记你,可我做不到!依婷想到这里,已是满脸泪花,我想给自己找个借口,可惜还是自己难受。你知道吗,阿强?

“滴……滴……”后面的轿车司机使劲地按着喇叭,这时的依婷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大家!”依婷伸出头向后面的车队道歉,说完便把车开到了路的一边。

“在那段时间中,我们什么也没有留下,包括痛苦、快乐和生活。只留下了难忘的、刻骨铭心爱情!你说呢,依婷?”回想起刚才在一起时,他说过的话,依婷便陷入了极度的后悔之中。毕竟是自己狠心要抛弃他,而对于他的苦苦哀求,自己却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自己却……

“……可是你还年轻,只要你有勇气,还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个人犯了错误并不可耻,只要你能知错就认错,就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现在你向我说出了你当时的苦衷,这表示你现在已经认识到你已经错了,好好珍惜自己现在的拥有吧!……”现在的依婷心绪已经是十分地混乱了,只想着刚才的谈话,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车外的马路上,车辆来回奔驶。

而这时的阿强一个人走在路上,内心也是十分地复杂:一个是曾经的爱人,现在却向他再次表达爱意;另一个现在是自己的女友,已经为自己苦苦地等待,此情不渝。

阿强在大学里的那个黑色六月中,认识了一个活泼开朗的且不算漂亮的女孩。女孩的名字叫依婷。

虽然他们只通过一次话,但彼此之间双方都有相识恨晚之感,加上是在同一个社团和有着共同的爱好,让两个人相处的机会也越来越多,逐渐他们产生了感情,彼此双方谁也不想说破,只好默默地埋在心里。

随着时间的临近,两个人便会在清晨不由自主地,从彼此的宿舍走向第一次谈话,所坐的那个有石桌旁,摊开书本认真地复习起来了。

复习到七点时,阿强对依婷说:“风儿,我们去吃早饭吧?一会儿我们还要上课呢。”

“嗯!”依婷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那我先去买饭了,你就等一会儿!”说完,便一溜烟地跑掉了。

“谢谢你,阿强!你真好!”阿强的背后传来了这一句话。他的心里美滋滋的。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暑假前夕,正好第二天是阿强的生日。

那天下午,依婷特意邀请阿强到那个圆桌处,此时的依婷手中拿着一个口琴。

“风儿,你拿口琴干什么?”

“你猜猜看。”依婷故弄玄虚地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今天不是暑假的第一天吗?”

“那明天呢?”

“鸟知道。”

“你呀,真笨!”依婷笑着说道,“明天是你的生日,今天让我用口琴给你吹首生日歌吧!祝你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you!”说完后,一阵悠扬的琴声响了起来。

阿强静静地听着,此时他从依婷的琴声中,似乎听到了丝丝地忧愁和淡淡的悲伤。

“风儿,你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听完依婷的琴声,阿强就直接说道,“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快说吧,风儿!”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一个男孩,而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表白。但我很怕自己碰壁!我该怎么办?”

听完依婷的这番话,阿强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毕竟她是自己真心爱的人,虽然没有向她明说,现在她却……

“那你就直接向他表白了!在人的一生中,只要是真心地爱过一次,有这样的一次就很幸福啦!你一定要争取呀!”

“给你!”正当阿强抬头时,突然依婷塞给他一封已经折了好几折的信,“你自己一定要看我给你的信,但不要别人乱偷看!”说完便红着脸跑开了。

“啊……”阿强紧握着这封已经折了好几折的信,看看已经跑开的依婷。低头看着这封信,这还真让阿强有些不知所措。

     阿强:

         之所以给你写信,是因为我爱你!

在这段时间中,我想了很多,同时也感觉到你也同样喜欢我!这也许是我的自作多情,请勿多怪并谅解!

 明天下午四点,在你们教室等我,不见不散!

                                                    依婷

看完依婷写的信,阿强顿时陷入了迷茫,自己时真心地爱着依婷,可是她也太开门见山了,让人防不胜防,感到无法接受。

 是去还是不去?思索了很久很久,阿强做出了一个让他终生后悔的决定:不去

第三天,阿强收到由别人捎带来的一封信,上面写着:

                

阿强:

原本昨天,我准备向你表白爱意,可惜你却放弃了,同时你也伤害了爱你的人的心!我们分手吧!

                                                      依婷

当阿强看完依婷写给自己的信时,他顿时恍然大悟,恨自己太笨、太傻,同时也恨自己太过于优柔寡断。

从此以后,阿强只有每天孤独地站在教室的窗前,望着对面楼的依婷。而依婷依旧笑口常开,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勤献殷勤的男生。

当阿强看到这些情景,心里总是隐隐作痛,毕竟是自己放弃的,依婷她有自己的选择。

于是,阿强便作诗一首:

无言的沉默

平静的心终究会被打乱

骚动的春潮终究会来到

曾经短短的笛声

却久久地永驻在心头

 

我知道我蓝色的外罩永远罩不住一颗受伤的心

心灵中温馨的港湾也许泊不下一只寂寞的小舟

心的向往,舟的期待

终究被现实的大浪打翻破碎

 

我知道我无言的沉默永远抚不平一颗受伤的心

心空中喧闹的场面也许压不住一声惊天的响雷

梦的环绕,心的呼唤

终究会被现实的狂风摧残消逝

 

我渴望开花

但我更由衷地期待结果

 

当阿强写完这首诗后,独自走在熟悉的小道上,这才体会到: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深,而此时阿强面前熟悉的景象却渐渐地模糊了,几滴热泪从脸上滑过……

……一辈子有多长我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我也不知道,而缘分有多少我更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两个人的心相依靠,再远的路也不觉得遥远,只要有你相依相伴,我愿意到天涯海角。华琳,你要等我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