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贵人日:HO’OPONOPONO:从生活之镜中自我疗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问答 时间:2020/05/27 11:08:30
HO’OPONOPONO:从生活之镜中自我疗愈(一)((2009-04-12 21:08:13) 标签:杂谈 分类:心理治疗

HO’OPONOPONOSelf Healing from Life’s Mirrors

HO’OPONOPONO:从生活之镜中自我疗愈

Blessings for Remembrance that Healing Occurs Only From Within

为记起疗愈只会从内在发生而祝福

夏威夷祖先通过Karen Danrich “Mila”传递,2008-8-22

原文链接:http://www.ascendpress.org/Community/HawaiianAncesstors/HOOPONOPONO.htm

Translated by 流星似火 2008-9-12

 

Dear Beloved that is Hawaiian at Heart,

至爱的、内心为夏威夷者的人们:

夏威夷祖先,希望来谈谈一个与被称为“Ho’oponopono”的疗愈有关的主题。Ho’oponopono直译为“调整、修改、管理或修正”的意思。Ho’oponopono疗愈者理解,为了疗愈任何情况,你必须首先疗愈从这一情况中所反映出来的自己。

最近,在跟Mila和Oa学习的人们当中,流传着一个有关Ho’oponopono的可爱小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一位精神病医生在精神病院里浏览了6名病人的资料。这位医生进入到深深的内在,选择来疗愈这6名病人所反映出来的自己。他从没有亲自与这些病人见面,但这些病人却一个个都康复出院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你可能会很好奇。从夏威夷祖先的视角来看,这是很容易解释的。在他们生活所反映的梦想极性中,精神病医生处于“神智正常”的角色,而病人们处在“神智错乱”的角色当中。当精神病医生选择解除自己神智正常的角色而允许病人解除他们神智错乱的角色时,那么他们每个人就都可以足够康复到回家了。

事实上,在祖先眼里看来,大多数人都可看成是有轻微性神智错乱的。神智正常只是一种评判,而并不是一种真正的状态;神智错乱也是对一种尚未理解的状态的评判,除非你活在那个人的身躯里面。所有人都是他们原本的样子,大多数人都由于幼年时期的创伤与碎裂而呈现出一些古怪的模式、想法或行为。那些神智错乱的病患者可能更为碎裂,因此呈现出来了更多的(古怪)行径,而那也正是精神病医生所经历的——从祖先的视角来看,这只是一个程度轻重的问题而已。

 

事实是,来自幼儿时期或其它创伤性生活经历的碎片,都可以通过意愿而疗愈。当创伤释放,能量场和你意识的碎片都再次结合而成为更大的整体,则某些古怪的行为或想法就不会再次出现。对上述的精神病医生和病人,当他们每个人都释放了内在神智正常和错乱的两个极性时,来自幼年及祖先经历的碎片就都能自我疗愈而让每个人都回归到更大的整体,而所有相关者都因而得到了一份疗愈并离开了精神病院。精神病医生,只是在无意识中给予了病人自我疗愈的允许,于是他们就都自我疗愈了。

 

精神病医生也疗愈了自身『在一群神智错乱者中成为唯一正常者』的需要。精神病医生很有可能成长于一个神智错乱的家庭(有可能是酗酒者),并将自己的大部分chi(气)用于疗愈家里的每个人,以便让他们都能足够保持意识与外面的世界互动。当精神病医生释放了让别人维持在一个正常梦想中的需要时,别人也就开始自我疗愈,并得到更多的梦想与chi来进行未来的生命之舞。

 

Ho’oponopono是夏威夷疗愈者们的一种理解,那就是一切都是你内在状态的镜子。如果另一个人失去了平衡,那么ohana(即家庭或族群)里的每个人都必须疗愈,好让所有人恢复平衡。如果土地失去了平衡并无法为ohana提供给养,那么ohana里的每个人都必须疗愈,以恢复土地的平衡。

 

在此时的夏威夷,对于那里垂死的塔罗树现象正议论纷纷,那些塔罗树正无法象古时那样产出丰盛(译注:夏威夷有一种最著名的食品叫做“波伊”,它就是把塔罗树的树根蒸熟、捣碎之后制成的浆状物,看起来似乎并不引人食欲,但吃起来却香甜可口)。夏威夷大学的科学家建议,将塔罗树修改基因来长出一种更强壮的塔罗树,以更少受到病毒攻击的影响。夏威夷人非常反对科学家介入他们的神圣塔罗树,因为他们懂得,这不会解决问题;问题首先必须从生活在岛上的所有人们当中进行纠正。最近,Mila在一份当地报纸上看到,夏威夷法庭由于这跟夏威夷文化的相关性,已将改基因的可能性暂缓了10年执行。Mila很高兴看到这个消息。

 

那么,是夏威夷土地上的什么失去了平衡,从而造成塔罗树无法繁茂生长呢?在那里的田野里,Mila注意到了塔罗树的黄色叶子及病怏怏的样子。从夏威夷祖先的视角来看,(这是由于)有很多生活在夏威夷土地上的人们未能祝福土地,攫取了比他们给予所更多的chi的缘故。也有无数的游客每年来到这块土地,留下了他们的精神垃圾,带走了许多却没有给土地任何回报。仅檀香山一个地方所堆积起来的精神垃圾,就已经如此巨大,让Mila迁居到岛上时就花费了1年时间来帮助清理,并归还那些并不由这里的土地在提升中处理的事物。

 

塔罗树是设计来与土地一起平衡施与受的。如果土地被耗尽,那么塔罗树就会给予更多。塔罗树王国响应了土地上chi的匮乏,并给出了超出它们所能提供的极限而变得病倒。因此这里的雨林也是如此,祖先们觉察到,随着时间的过去,它们也变得病倒而不再象100年前那么繁茂丰美。当Mila第一次来到瓦胡岛时,我们就带着她环岛参观,并向她展示了我们的土地是怎样正在死去的情形。她不断哭泣、哭泣、哭泣并最终说到:“好吧,那我们就去治好它,我们会一起弄明白怎么做的。”

 

于是,Mila、Oa以及许多来和她一起学习者,当解除他们对这一舞蹈的祖先业力时,都开始从内在疗愈为什么人类从土地上攫取比回报更多的问题。他们不断祝福、祝福、祝福土地,很快的,降雨开始出现而植被开始复苏。现在这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而夏威夷群岛的疗愈,是对地球母亲心脏脉轮的疗愈所必不可少的,因为夏威夷就坐落在地球的心脏脉轮下面。如果土地无法开始疗愈,地球母亲就无法开始疗愈,因此作为『所做一切只对地球有益』的选择,这就成为我们Mila和他们团队的焦点。

 

那些内心是夏威夷者,会懂得去祝福的需要。去用爱祝福所吃的食物,或者用爱祝福家人、朋友以及土地、海洋及其中的一切生灵。单单是用爱祝福,有时候就能够培育土地、水域或其它地方的疗愈。然而,如果你从所镜射给你的任何事物中,选择从内在疗愈自己,包括那些看似在生命之舞中挣扎的人,那些你挣扎着要相处融洽的人,或者可能正出现问题的土地、植物或水域的话,祝福就会甚至更为强劲有力。这是怎样及为何如此的呢?

 

外在的一切都是你自身一部分无意识情况的镜子。无意识的平行层有很多,事实上对那些还处于2股DNA的人们而言,总共有24个。对那些正在提升者,你会在掌握的每一阶段提升中整合平行生命,因此平行的梦想可能会少一些。但不管你的统一生物体到什么程度,你四周的一切及你在物质层上经历的一切,都是你在地球周围的平行非物质梦想中,所拥有的某种平行经历的一面镜子。

 

比如说,如果你有一个朋友罹患了癌症,那么你就在某一个平行层上罹患癌症。如果你有神智错乱的病人,那么你就有某一个平行生命正经历神智错乱。如果你认识有一个人是残疾而坐轮椅的,那么你就有一个平行生命也是残疾的。如果你自己正病倒而有很多身体健康的朋友,那么你就有一些平行生命是没有疾病而非常健康的。如果你在此生结了婚,那么就有许多平行生命是单身。如果你在此生有孩子,那么你就有很多平行生命没有孩子。人类因此由于捕获了部分梦想的所有平行层的缘故而经历了所有的梦想,这些都是你倘若整合了所有相关振动频宽的话,都可以生活经历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类和地球上的所有王国都已经跌落意识和DNA,这些下跌留下了仍然捕获了你梦想一部分的、地球能量场的碎裂层。在2股时,人类同步拥有24个梦想,但只有1个是物质层的。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在2股DNA时是如此局限,因而经常无法找到自身难题的出路的缘故。当你提升并长出水晶DNA时,你也就能扩大能量场大小,并收集到散落在平行实相中的梦想。这就是怎样及为什么提升人类可以开始捕获越来越完整、越来越有成就感的梦想的缘故,因为他们拥有了一个更大的能量场来这么做,并整合了许多平行的梦想。

 

有很多在无意识中提升的人们,同样也在整合平行生命。这也是为什么梦想在你周围改变,也在别人经历中改变的另一个原因。我们觉察到,上述的精神病医生正在提升并整合一个平行生命,其中他是神智错乱而住在精神病院的。当他在这个非物质层生命中终结了这一经历时,他所要治疗的病人也完成经历并康复。也许有些人正在提升,但也许,有些人只是将另一个层面与身体所生活的物质层维度彼此极性逆转,将神智错乱交换到平行生命而得到了正常的生活。然而,不管怎样这已经完成,而身体由于精神病医生自我疗愈了在一个平行层实相中神智错乱的经历,从而获得了一个神智正常的新梦想。

 

那么,我们在谈些什么呢?用非物质层逆转物质层梦想的极性?这并不如此难以想象。让我们说,你正流浪街头无家可归但在一个平行实相中有一世生命要富饶得多,你就可以将更富饶的梦想跟无家可归的梦想交换,从而想出办法来找到工作、家庭和新生活。在过去的时代,Kuhanas(夏威夷语言中的灵性疗愈者和老师)懂得如何来逆转平行实相的极性,并经常让他们所治疗的人们从各种疾病中康复。

 

你也可以提升并整合一世更富饶或更健康的生命,随之在物质层上将这一梦想显化。Mila和Oa有多个无家可归的学员,随时间通过提升而恢复了他们捕获一个不同梦想的能力,所以这也是有所可能的。Mila和Oa在他们提升的早期时代,也通过整合更健康的平行生命而恢复了健康,那时候他们遇到了一段疾病梦想。

 

那么,在提升与通过意愿来交换平行生命之间,有什么区别呢?逆转平行生命,并将非物质梦想与物质层梦想相互交换,是无法为所有人终止痛苦的。因为当你为自己逆转了某个处境,那么就会有另外一个人经历相反面而逆转到你所留下的不想要的梦想之中。这可以制造业力,因此更好的,是去提升且整合你所渴望的更大梦想并随之将其显化,因为这样就不会产生任何业力致因。  从生活之镜中自我疗愈(二)((2009-04-12 21:24:40) 标签:

杂谈

分类:心理治疗

那么一个人是怎样提升的呢?(首先)你意愿提升,然后身体就选择进化到另一套再生的、也是你更古老的祖先所懂得的更完整DNA当中。当你提升时,你就收集了截留在平行自我中的自我碎片并将其整合;当你这么做,相关的梦想就可以得来在物质层上生活。很久以前,Mila提升到一个平行生命中,在那里她是一名提升老师。在很短的时间,来自这一平行生命的梦想就在她的物质层梦想中捕获,并在她所提供的第一堂课中出现了很多学生。有很多人选择从她那里得到疗愈咨询,并从她的提升视角中获益甚多。她将房地产的旧梦想留在身后,而获得了她那时候所能捕获到的提升老师的新梦想。

 

 

后来Mila来到夏威夷教学,而夏威夷祖先不仅邀请她迁居到这里,还让她从我们自身的记录中,收集到了下一步提升所需要的信息。生活在利莫里亚时代的夏威夷人拥有水晶生物体,并按Mila今天所衡量的提升DNA股数而言处于6000-9000股DNA的程度。我们在利莫里亚时代,是全息并持有统一生物体的,比亚特兰蒂斯人拥有更长寿的生命,他们由于将自己置身于不和谐的科技里而跌落到受限的DNA当中。

 

在利莫里亚历史上,我们对科技不感兴趣而是对灵性进化感兴趣。遗憾的是,一场核子战争显化而损坏了我们的DNA以及地球的一切,自此以后我们就跌落到远远低于这一水平意识的程度。我们对我们历史上的这一显化非常悲哀,现在正聚焦于在未来6代提升者并是夏威夷人或内心是夏威夷者的人们中,恢复所丢失的一切。我们在这么做中,正在修复我们身为祖先所造成的事物,这就是我们的Ho’oponopono(请看由北美印第安土著祖先所带来的亚特兰蒂斯历史,来获得更多信息)。

 

那么你该怎样在你的生活中培育Ho’oponopono呢?首先,你可以在那些与你相关者身上,评估自身生活的镜子。你所亲近的谁,正在遭受某种艰难的煎熬呢?你生活之舞中的哪个部分,是非常艰难的情况呢?你所认识的谁,正拥有你所挣扎处境的相反面呢?写下来一份清单。然后逐一检查你的清单,并意愿疗愈每一条所代表的、也是你们所镜射给彼此的基于极性的模式。

 

意愿你的夏威夷祖先在这个过程中加入你的行列,我们将帮助你引领通过造成极性存在于你生活经历中的平行生命与祖先经历。当你意愿祖先去帮助那些为你镜射出一些事物的人们时,我们也将在梦想时间跟他们每个人一起工作,而他们也就将有机会自我疗愈。因为,除非你们每个人都解除了相关的模式,否则你无法疗愈别人给你的任何镜射,而他们也同样无法疗愈——因为它们是基于极端极性,以一种复杂的织锦维系在你们每个人的梦想中的。

 

镜子是非常个人化的。也许你和一个非常难相处的人结婚,而你正挣扎不已并渴望离婚。那么,这个伴侣向你镜射出了你自身的什么问题呢?很有可能,他镜射给你的,是你自己在一个平行非物质生命中的行为。当你自我疗愈你伴侣所镜射出来的、你不喜欢的全部行为所相关的模式时,你的伴侣不仅将开始自我疗愈,而且也会足够改变到让你选择保持在这份关系之中。如果他们并没有足够改变,那么当你自我疗愈了所反映出的所有镜子时,极性将不再把你们捆在关系当中,因为它们不再是你一个全新自我的真正反映。很快的,这名配偶就会离开,而你就能实现你所追求的离婚。通常而言,正是彼此相反的镜子,造成人们首先被吸引到一起;而当你自我疗愈了内在的相反面时,那么那些反映了你挣扎模式的人们必须要么改变,要么让关系终止。

 

经常的,在那些正当提升并自我疗愈内在极性者的身上,在工作环境中会产生有很多变化。当镜子改变时,那些不再反映你提升镜子的人们就将离开。有时候,这会产生这个特定工厂的改组或者易主;有时候,这会造成办公室地址搬迁,或者让你调动到新的地区。有时候,疗愈极性甚至会让你选择离开工作,创造一份反映你当前内在极性的新工作。有时候,疗愈主要的大极性会造成你搬迁到一个全新的地方,因为,你所离开的地方不再足够镜射给你将你保持在梦想中的思想形态。因此,这也发生在Mila和Oa身上,那时他们离开加州而搬迁到夏威夷,因为加州不再镜射给他们足够极性梦想来将他们维系在那个地方。

 

对那些渴望迁居到其它地方者,选择完成你所住的这个地方所镜射给你的全部极性,将帮助培育捕获在另一个地方居住的新梦想。如果这是你内心的渴望,那么写下你当前居住地、那些和你一起生活或工作而极性跟你相反者,所镜射给你的镜子。然后意愿终结这一群极性,而在你渴望搬去的地方诞生一群新的极性。然后意愿你的祖先加入到你的行列,来释放将你束缚在当前居住地的内在极性,那么当你完成时一个新梦想就将在前方展现。

 

你可以将这套同样的意愿应用到任何一个你愿意展现的其它梦想当中。让我们说,你渴望显化一名至爱者。那么好好检查一下你的生活,来看看你所认识的谁已经显化了至爱。也许他们是你参加婚礼的某个人,也许是一个有恋爱关系的朋友,也许是成家的兄弟姐妹,或者甚至是你的父母,如果他们仍然在世并生活在一起的话。看看你所认识的、将你极化到单身的所有夫妇,并写下一份清单。然后检查清单并意愿释放将你束缚到单身状态中的相反极性。召唤来祖先,我们将帮助你释放造成你在此生承担了单身角色的模式、思想形态和编程,随后至爱的梦想就将更有可能在前方显化。

 

让我们说,你正患病并渴望从某个正折磨你的特殊疾病中康复。再一次,评估你的生命之镜,写下一张关于谁在物质层上健康,或者谁从一次疾病中康复的所有人的清单。现在意愿终结在你生命之舞中将你持有在疾病极性中的所有思想形态。召唤你的祖先也来帮助你解除这一经历中的祖先致因,经常的,你将发现当你的血统变得病倒时,有同一个其他血统持有健康;而你也将找到相反面,其中你的血统持有健康而另一个血统持有疾病。当我们终结了任何极性的所有两面时,我们必须完全原谅舞蹈,包括我们在其他人身上参与了疾病致因的地方。

 

现在我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造成了其他人疾病?你还能给其他人造成疾病吗?啊,在大多数情况下,任何人让别人病倒都不是故意的,除非你是一名针对别人的黑魔法师,比如在伏都教(voodoo)做法中将针扎到一个代表你希望摧毁的某人的布偶身上。是的,是有人会这么做,但大多数情况下这都存在于原住民的文化中,其中伤害性的古老做法还在继续发生。可是,那些这么做的人,在通过精神意愿而故意伤害别人的行为当中,为自己制造了大量业力。这只会由于造成的业力而带来自己在前方被伤害的经历。因此,那些接受到伏都教或者其它黑魔法方式伤害的人们,通常而言,是在他们的祖先生活或平行生命中给别人造成了伤害。在原谅自己和他人中,整个游戏就能终结,而黑魔法师就永远失去了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力量。我们祖先们在前方,也将和任何一名发现自己进入这种舞蹈的人们一起工作,以便你可以原谅和终结。

 

疾病会当疾病的极性被扔到病倒者周围时被引来。在极端极性中,梦想凝结成共振的思想形态。因此那个病倒者,会给自己吸引来无数的疾病梦想(有时候会成千上万),而那些健康者在极性舞蹈中,则将疾病的梦想扔给那个患病者。这既不对也不错,只是一个极度极性舞蹈的现实,那自亚特兰蒂斯没落及相关的核子毁灭之后,已成为主要现象。来自那一次核毁灭的核辐射,造成了将所有梦想基于相似振动而重新分布。当患病者选择停止再从许多他人身上捕获成千上万的疾病梦想,而且如果舞蹈在提升中被原谅的话,那么,这些梦想就会被分离开来,让每一部分都回归到那些真正拥有疾病业力者的身上。这就是提升来清理梦想的极端极性的一个方式,这种极性人类已陷入了过去1万地球年(4万人类年)的时间。

 

统一的生物体,并不会捕获这种扎推在一起的梦想,除非有业力来承受这个经历。这是Mila和Oa项目中的许多人正在挣扎处理的,因为突然之间,有上千个死亡梦想出现在他们的生活经历中,让他们感到全身冰冷就象病倒了一样。那些象这样的提升者,正在学会快速选择原谅他们的疾病业力,然后将所有相关的梦想打碎驱散并归还给它们所真正归属的地方。因此,那些振动提高并能看见有某个特定性质的大型梦想来临的人们,都可以意愿同样的事情。召唤来祖先,我们将帮助你处理度过这样一个经历。你不需要经历疾病的业力,你可以将其原谅,这也就是历史此刻提升所带来的礼物。

 

事实上,你并不需要亲身经历你所不希望经历的任何业力。很多人挣扎着要在生命之舞中显化足够。这也是一个来清理的很好极性镜子,以便更大的丰饶可以流入你的梦想当中。因此,写下一张有关在你生命之舞中每一个富饶人们的清单。然后意愿清理他们在其中所反映的极性,意愿召唤你的祖先前来帮助。然后你将通过ho’oponopono而学会召唤来一个梦想,允许恰有足够来实现你内心渴望的中道。

 

 

另一个评估内在极性的简单方式,就是看向你的内在家庭。内在家庭,是一面展现给你有关你内在是如何互动的镜子。如果你看向内在,看到你的内在家庭混乱不堪,那么你就知道你的内在处于不统一之中。内在家庭的不统一,将会在生命之舞中带来与他人之间的不和谐,因为这就是你由于自身的内在状态而将召唤到你身上的梦想。Mila和Oa以及他们学校中那些提供咨询者,喜爱用内在家庭来给那些他们工作的对象以及他们个人提升的此时所正处理的内容,提供一份评估。内在家庭总是反映了那些接受咨询者的某些事物,因为在他们的当前生命之舞中会有情形与此相关。通过ho’oponopono来疗愈内在家庭,外在的生活处境也将改变,从而带来前方一个更和谐的明天。

 

为什么会这样呢?人类是全息的。如果你的内在状态是不和谐的,那么你将吸引来不和谐到你的生命之舞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祖先总是说钥匙位于内在的缘故,如果不首先改变内在的话,你的外在就没有任何东西会改变。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寻觅一位外在的古鲁将永远不会带你回家,因为你的回家是来自于你的内在。那么你可能会说:“那么,Mila和Oa呢?他们不是古鲁吗?”哦不,他们并不是。他们通过让别人聚焦到自身内在以自我疗愈来引导别人,并聚集了一群愿意在向外评判生命之舞之前首先看向内在的人们。这创造了非常不同的群体模式,因为每个人都完全承担自己的ho’oponopono;在此时,比之地表任何其它群体的人类梦想,这带来了祖先们所能觉察到的更多和谐融洽。当所有人都看向内在疗愈时,作为每个人都承担自身状态并选择通过ho’oponopono来将其清理的结果,就会在生命之舞中诞生更大的和谐。  从生活之镜中自我疗愈(三)((2009-04-12 21:42:13) 标签:

杂谈

分类:心理治疗

大部分的人类关系继续在评判中舞动。人们会评判这个是好的,那个是有才华的,另一个是坏和糟糕的,而评判你自己甚至比你所认识的任何别人都更为糟糕。评判对ho’oponopono是毫无益处的,因此祖先建议,忽略自己所拥有的评判性想法,相反走向内在来看,你或别人彼此所镜射出来的极性是什么,从而造成你生活在一个你所不希望的梦想之中。如果你感到自己毫无才华,看向四周所有其他成功达成生活目标与梦想的人们,然后看向内在是什么将你维持在失败的极性中。如果相反的,你有朋友梦想失败,那么也看向内在,为什么你正持有成功的极性而他们持有失败的极性,然后选择疗愈和原谅,然后你们每个人就都能创造你们从内在所渴望的梦想。这将为所有人在生命之舞中带来更大的欢乐。

 

也许一直以来,最大的不幸都是在极端极性的舞蹈中产生的,正如人类梦想中所经历的那样。因为在极性中,就有极度匮乏带来的贫穷与饥馑,极度身体匮乏带来的疾病,极度凌虐带来的恐怖主义、战争、猎杀、过度剥夺地球资源,以及你能在生命之舞中见证的任何其它过激行为。在伊拉克或其它任何战争地带所发生的不幸,经常不仅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正是战争的极端梦想以数十亿计在某个特定地区堆积起来,才造成了一个象伊拉克那样的战争地带。

 

当人类的提升群体选择打破这种性质的数十亿梦想,将其归还给真正归属地时(因为有很多来自于其它造物),那么战争就将在物质层上改变,而介入其中的人类就开始自我疗愈的过程。这就是一个集体ho’oponopono的例子。Mila和Oa自他们第一次来到群岛上向我们问候时,就已经和他们学校的那些学习者一起加入到集体ho’oponopono当中。很少有其它群体懂得ho’oponopono。正是因为这一原因,地球母亲选择来和这一团体一起用全球性ho’oponopono来疗愈她的问题。这样,一致实相的梦想就可以改变而一个更大统一、和平与欢乐的崭新明天就可以诞生。

 

提升人类都可以通过选择给土地、水域或附近其它受损地区贡献疗愈,不管你生活或旅行到哪儿,从而贡献给集体ho’oponopono。看一下你的周围,列出正在受到危害的地区,不管你居住在什么地方。现在意愿疗愈在镜子中反映出来的地球伤口的极性。地球的伤口,可能甚至与在物质层上折磨你的身体部位有关。为什么会这样呢?人类将不和谐内在化并经常承担了附近有毒土地或水域的不和谐,这恶化了身体的疾病或者受损部位。在释放由于土地如何变得受损而自己也需要受损的极性需求中时,你和Terra(地球的意识)就都可以开始自我疗愈。当你召唤我们祖先前来时,我们将和你一起工作来帮助你解除伤害地球的祖先业力,以便疗愈可以完成。 

 

全球性ho’oponopono,需要人类群体以疗愈人类梦想里的全球不和谐为共同目标而齐聚一堂。Mila和Oa在他们及他们组织所举办的每一次活动中,已经工作于全球不和谐的问题超过10年时间。全球的不和谐问题是非常难以解决的,因为有如此多层的业力和经历,促成了为什么某个特定地区会召唤来战争或污染业力,或者对地球资源过度消耗的问题。然而,一年年地,随着在这些活动中完成的每个全球性ho’oponopono,有一些地球梦想已经改变(请看大师秘会来获得更多信息)。

 

主要的,作为这一工作的结果,有一个越来越大的『绿色运动』开始捕获,其中人类正在更为谨慎地看待地球资源,并思考制造你们消耗物品的其它方式。也有越来越大的『和平运动』将推动人类停止彼此战争,但由于梦想在物质层上实现的延迟性,这没有另一个8-10年时间的话将不会显化;但由于全球性ho’oponopono,并对在基于极性的地球梦想中造成人类为何战争的模式进行解除的缘故,它正在到来。前方也将有一个不会产生废气且并不昂贵的新型能源,而净化人类制造的环境毒素,并对在人类垃圾场免费拾取的废品进行循环利用而加工制造的生意亦将出现。前方这些在人类梦想中的变化,如果没有地球身为一个意识所正在此刻聚焦的全球性ho’oponopono,还有那些愿意与她一起为这一目标而工作的人们的话,就没有可能出现。 

.

我们夏威夷祖先,邀请那些感受到召唤来进行这一全球工作的人们,在毛伊岛(Maui)加入我们的行列,参加Mila和Oa及他们组织在今年10月举办的我们年度大会活动。这一活动,是为那些可能已向内工作来进行提升,并在梦想时间觉知这一过程的人们而准备的。今年的焦点,是来解除来自比亚特兰蒂斯没落更早期的时代由虚假提升所带来的、造成了战争与疾病的核裂变业力。通过这一活动,地球正在完成人类为什么彼此战争,或在猎杀与吃肉中向其它王国交战的致因。这么做,一个在人类王国里和平,以及在地球上所有王国之间和平的全新明天就可以在前方编织梦想。这是我们身为一个祖先非常期待来看到的,因为我们的致因也将在地球与提升团队的齐聚中联手解除。这,也就是我们的ho’oponopono。

 

We leave you with these thoughts 我们在这些思想中离开你们

Aloha Nui Loa 以所有的爱祝福(在我内心将你一直保持,直到你我能再次合一)

The Hawaiian Ancestors 夏威夷祖先

 

全文摘自:http://flamboyance.siteem.com/HOOPONOPONO/index.htm